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上杉姐的家臣催眠淫传
上杉姐的家臣催眠淫传
上杉姐的家臣催眠淫传一

话说逃出武田家后,一路上想要仗着先知先觉的优势挖掘未来名将的李维,却是吃了一个大大的闷亏,他自己
所知道大部分武将不是还没有出生,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孩子,害的李维凭白受到了果心无数白眼。哈18ha18不过在
美浓,李维还是找到了天才的竹中双胞胎,最终李维带着果心以及竹中双胞胎离开美浓,踏上了返回越后的归途,
最终在春日山城前,见到了自己想见却又不敢见的军神姐妹。

在经过了一番让他提心吊胆的对话后,景虎姐终于宣布进城举行酒会,而李维也暂时活了下来。

酒宴当中,所有认识李维的人都亲切的和他打招呼,并表示了自己的钦佩之情,李维一边对自己彻底坏掉的名
声感到哭笑不得,一边也有些感动的与他们一一碰杯,直到一个看起来像是僧侣,自己从没有见过的男人出现在自
己面前,李维才奇怪的问道:「请问你是?」

「中人大人客气了,在下方外之人泽越冠希,是最近才来到越后的泽越神社之主,以后还请中人大人多多关照
了。」看起来四五十岁,有些凸起的小肚子很有猥琐气质,不像僧侣反倒像奸商的泽越冠希笑眯眯的说道。

「泽越……冠希?」但是李维听到对方的名字后,眼睛却差点凸出来,这两个无比强大的名字是怎么组合到一
块的,而且这名字的主人还是个和尚?难不成自己刚刚冒名顶替诚哥,老天就立刻让诚哥的先祖来找自己?

正当李维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景虎姐已经开始喊起了他的名字,李维只好对泽越冠希说了句有空再联系,
便朝着景虎姐那边走去,而独自留在原地的这泽越冠希脸上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李维原本还想着和那位可能是诚哥先祖的僧人好好谈谈,但是接下来一系列关乎自己生命与性福的至关重要问
题,而绞尽脑汁的李维很快便忘了和那个僧人的约定,当李维在绫姬和果心之间痛并快乐的时候,更是彻底忘记了
那个家伙,但是事情真的是那么简单吗?

春日山城外一处僻静的山林中,一个看起来小小的神社安静的坐落在这里,而一个美丽的身影,则来到这看似
荒废的神社之中。

「泽越大师,我又来麻烦你了,上次的祈祷十分的有效呢,真的是非常感谢你!」只见身为长尾家公主的绫姬
穿着一身华丽高贵的紫色和服,不顾脏乱的独自一人走进神社破旧的房屋之中,看到里面坐着的人影后,微笑着说
道。

「哪里的话,李维大人平安无事,还是因为绫姬殿下自己那虔诚祈祷的心态感动了上天,才得以应验,我只不
过是稍微帮了点忙而已。」那个只靠名字就让李维吃惊不已的僧人泽越冠希正一脸笑容的坐在神像前,只是不管怎
么看,他的笑容都和慈眉善目扯上关系,倒是越看越觉得猥琐下贱。

「泽越大师你太谦虚了,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想和泽越大师你商量的。」

绫姬笑着说道,然后走到泽越冠希面前跪坐下来,却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样子。

「是和李维身边那个叫果心的女人有关吧?」泽越冠希好像看透了绫姬在想什么一般,微笑着说道。

绫姬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说道:「唉,泽越大师你也知道,我喜……喜欢中人,那家伙也都已经答应我的
……我的求婚,但是却又喜欢上了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我这个公主难道还比不上那个下贱的忍者吗?」

说到最后,绫姬俏脸通红的大声喊道,脸上那诱人的红晕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涩,看起来那么的美丽诱人。而华
美的紫色和服下的高耸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泽越冠希的双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绫姬那丰满迷人的娇躯,看起来不像大师,反而更像是下三滥的小混混,只
见他一脸淫笑的说道:「这样的话,绫姬殿下就需要加强自己身为女性的魅力,这样才能牢牢掌握李维大人的心。」

「真的吗?泽越大师,你说的是真的吗?」绫姬听到泽越冠希的话后,立刻惊喜的喊道,随即才好像发现自己
的失礼般,不好意思的对泽越冠希说道:「对不起,泽越大师,我有点失礼了。不过,泽越大师你有什么具体的方
法吗?」

泽越冠希仿佛就等着绫姬这么问一样,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瓶子,神神秘秘的说道:
「这里面的东西可以让绫姬陛下你更加有魅力和风情,只要绫姬殿下每天按时涂满全身各个部位,不出几天,李维
大人一定会被绫姬殿下你迷住的。」

「真是太谢谢您了,泽越大师!」绫姬惊喜的接过泽越冠希递过来的瓶子,郑重其事的将其收好,然后再次向
泽越冠希道谢道。

「没有什么需要道谢的,这是在下所应当做的,像绫姬殿下这样虔诚的人,在下怎能袖手旁观呢?」泽越冠希
依旧笑眯眯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就告辞了,泽越大师,这次又麻烦您了。」绫姬礼貌的冲泽越冠希躬身行礼道别,便准备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泽越冠希又开口说道:「无需多礼,如果绫姬殿下以后还有什么烦恼的话,还请尽管前来此处探讨,
这也是在下报答绫姬殿下允许我等在此建立神社的恩情。」

绫姬听到泽越冠希的话后,停下脚步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后,便离开了这所破旧的神社,只留下了
脸上带着莫名微笑的泽越冠希还坐在地板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唔…啊…嗯…」夜色中寂静的竹中馆,从绫姬的寝室之中传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若非绫姬早已下令不
允许包括忍者在内的任何人进入这里,恐怕高贵的绫姬公主居然在深夜中自慰,早就传遍整个越后了。

「哈…哈…又去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绫姬有些茫然的张开美丽的凤目,漆黑的瞳孔中满是浓浓的,诱
人的鲜艳红唇不住张合着,从中吐出的娇喘声,胯下的睡衣和被褥都已经被不断涌出的蜜液打湿,而绫姬那纤细白
嫩的手指此刻正插在那的之中。

「啊…不行…又开始了…啊…」绫姬突然又淫叫一声,插在之中的手指又开始不住耸动起来,空闲的另一只不
住揉捏着自己的,嘴里又流露出那迷人的喘息声。

「哦,看来绫姬殿下每天都有按时涂抹药物了啊,李维大人真是幸福啊,居然有绫姬殿下这样的美人为他付出。」
这时,原本只有绫姬一人的房间当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看体型却是一个男人,他看着正自慰的绫姬,笑呵呵的
说道。

「唔…是谁…啊…快点出去,不然的话…唔啊啊…」正沉浸在快感中的绫姬勉强保留一丝清明大喝道,但突如
其来的快感却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话语,整个人高呼一声后就躺在床褥上一动不动。

那个男性慢慢的朝无力动弹的绫姬走去,昏暗的烛火照在他的脸上,赫然正是给予绫姬药物的泽越冠希。

只见泽越冠希走到躺着不动的绫姬身旁后,径直伸手抓住绫姬的黑发,将她的俏脸硬拽了起来,不管绫姬那痛
苦的表情,直接吐出自己的舌头,猥琐的在绫姬脸庞上来回舔弄着。

「唔…」而泽越冠希的舌头刚刚碰到绫姬的俏脸,绫姬就浑身一震,大股大股的蜜液再次涌出,居然又了。

「嘿嘿,身体很好的记住了主人的气味了啊,看起来可以开始调教的下一阶段了呢。那么看着我的眼睛,绫姬
酱。」泽越冠希淫笑着说道,拉着秀发的手再次用力,使得绫姬的双眼可以和自己的眼睛对视。

「是…主人……」绫姬发出微弱的声音,迷茫的双眼倒映着泽越冠希发亮的眼睛。

「听好了,绫姬,你会全心全意爱着李维,不管李维做些什么你都会爱着他,所以,」泽越冠希脸上露出淫荡
笑容,「绫姬你与李维结婚后,会成为最的妻子,你会勾引李维身边所有的男人,尤其是李维的敌人。你会沉迷于
和其他男人的快感,成为的奴隶,但是你对李维的爱绝对不会有一丝改变,为此你会配合主人我将李维喜欢的女人
全部变成的妓女,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主人……」绫姬茫然的张嘴说道。

「那么睡吧,醒来后你会忘记今天晚上见到我的事,但是你会按照我所说的开始行动,睡吧睡吧……」泽越冠
希淫笑着低声说道,而绫姬也慢慢闭上眼睛,不一会就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泽越冠希深深看了沉睡着的绫姬一眼,便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绫姬再次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看着的被褥,绫姬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自言自语道:「今天要请虎
千代和中人来参加茶会,然后将泽越大师介绍给他们才行呢,为了伟大的主人。」

原本忙于应对北条和武田两家势力的军神少女在接到自己姐姐的邀请后,毫不犹豫的抛下手上的政务,前来参
加这次只有她们姐妹和李维三人的茶会,现在正沉默的坐在坐垫上看着自己的姐姐绫姬泡茶。

夹在绫姬和景虎姐中间的李维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四周,虽然只是三个人的小茶会,但他敢保证,某个喜欢尾行
的忍者一定就藏在某处偷看,虽然自己一直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就是了。

不过李维现在倒是猜错了,的确一开始的时候果心一直偷偷尾随着他,但是就在快要到绫姬居室的时候,果心
突然感觉到有个隐藏的气息突然跟在自己后面,而且还向自己发出了挑衅。

以为对方是某个正规忍者的果心,一时气不过便离开李维追了过去,反正她觉得也不会花多长时间就能解决,
到时候再继续尾行李维好了。

就这样果心追着对方留下的气息一直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而到了这里之后,对方就好像到了目的地一样停
了下来,果心艺高人胆大的直接走了出来,看着对方说道:「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忍者在跟着我,没想到居然会是
巫女,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

「用这种方式邀请果心大人到此,实在是失礼了,如果果心大人还有什么不满的话还请原谅。」一个穿着巫女
服,有着一头美丽黑发,面容典雅的美女一来歉意的说道,「在下武者巫女巴,见过果心大人。」

「武者巫女?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巫女啊,至于如何平息我的不满,就让我抓住你好好询问一下吧。」
果心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看着巴说道。

「恕在下做不到,主人的命令是在此擒下果心大人,还请果心大人小心了。」

巴摇了摇头,将背后的剑拔了出来,摆出一副战斗的架势,如同武士一样堂堂正正的向果心宣战道。

果心依旧一脸微笑的看着巴,整个人却突然从巴眼前消失,然后瞬间出现在巴的身后,微笑着说道:「很不巧,
我可不是武士,而是忍者哦,所以比起正面战斗,背后偷袭才是我的最爱呢!」说完伸手就朝巴的脖子抓去。

「不,真正偷袭的是我们才对,抱歉了果心大人。」眼看果心的攻击就要成功,但巴却完全没有动作的说道,
与此同时果心立刻感觉到后面传来一声轻响,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后脑就被击中了。

「可恶,居然躲过了我的侦查,到底……」是谁,话还没有说完,果心便失去了意识,最后映入她眼帘的是另
一个穿着同样巫女服的长发美女,脸上带着与巴截然不同的微笑……另一边,尚不知道果心被袭的礼物,正坐立不
安的品尝着绫姬泡的清茶,被周围诡异气氛弄得异常难受的李维,只能用自己从来都不喜欢的茶叶末来减缓自己的
压力,绫姬用心泡出的清茶,就这样被某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糟蹋了。

而绫姬却蒙眼新妻:BOSS只欢不爱无弹窗广告好像没有注意到李维的不自在一般,依旧自顾自的为自己的妹妹
和李维两人泡着茶,偶尔微笑着和景虎姐闲聊上几句,竟是一副不理不睬李维的样子。

就在李维觉得自己必须在用茶水撑死自己和打扰军神姐妹谈话后被虐杀的两难抉择中做出选择时,绫姬终于放
下手中的茶具,微笑着说道:「其实我这次找你们两个过来,除了闲聊外,更重要的是有个人想介绍给你们认识。
请进来吧,泽越大师。」

随着绫姬的声音,隔间的房门被人拉开,一个僧侣打扮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正是李维在不久前的欢迎酒宴上
见过的泽越冠希,只是他的打扮又和上次略微有点不同。

「在下泽越冠希,见过长尾景虎殿下和李维大人。」泽越冠希走到景虎姐和李维面前双手合什行礼道,但是话
语里的自称却明显不是僧人该用的词汇,「这次在下受绫姬殿下邀请,前来讲解佛法,还希望景虎殿下多多指教。」

「哪里,能让姐姐大人如此推崇,泽越大师一定是位深谙佛法的得道高僧,这次能有机会聆听泽越大师的佛法,
是景虎的荣幸。」喜欢佛理的景虎姐异常高兴的对泽越冠希说道。

不过一向对日本的和尚不感冒的李维则是兴致缺缺的冲泽越冠希点了点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全然没有第
一次见面的惊讶之情,当然了,对于打扰自己和美女独处的家伙,无论哪个男人都会不爽的。

谁知泽越冠希却十分在意李维的反应,看到李维连话都不说,就笑着问道:

「怎么了,李维大人?看起来兴致不怎么高的样子,难道是对佛法没有什么兴趣吗?」

当然没有兴趣了,要是真这么说的话恐怕立刻会被景虎姐干掉吧,李维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看到旁边景
虎姐脸上露出的不快表情,李维知道自己要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麻烦就大了。

「中人可能是有点不舒服,让他到旁边的房间里休息一会,等我们谈论完佛法,再叫他过来好了。」绫姬美妙
的声音在这时的李维听来,简直比世界上任何音乐都要动听,让他不由松了口气。

「唔,既然姐姐大人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景虎姐皱眉考虑了一会后,冲着李维大声喊道:「还不赶快
过去,还想在泽越大师面前丢人吗?」

「嗨嗨嗨!那么臣下就暂时告退了。」李维顿时五体投地大声应道,然后就像只看见猫咪的仓鼠般迅速的跑进
隔壁的房间当中,不一会就好像睡着一样,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咳咳,不好意思泽越大师,既然中人已经离开了,那就请您开始吧。」似乎是对李维离去时近乎逃跑的姿态
感到不好意思,景虎姐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恭敬的对泽越冠希说道。

「景虎殿下客气了,不过在讲解佛法之前,我需要向景虎殿下说明一点,接下来我讲解的都是无比高深的佛法,
像景虎殿下这样虔诚信佛的人,一定不会对我所说的佛法有丝毫怀疑,并且完全服从我说的话吧?是不是啊,景虎
殿下?」

装出一副高僧模样的泽越冠希双眼陡然一亮。

「啊?嗯,是,我绝不会怀疑泽越大师所讲解的佛法,并且完全服从泽越大师所说的话。」刚刚还英气逼人的
景虎姐,此刻却双眼茫然的说道,看起来就好像被操纵的人偶一般。

听到景虎姐的话后,泽越冠希微笑着点了点头,双手合什说道:「那么还请景虎殿下和绫姬殿下现在脱光自己
身上的衣服。」

「唉,脱衣服?」眼中还残留着几丝清明的景虎姐下意识的问道。

「没有错,景虎殿下,脱光衣服与他人相对,正是佛法中最为精深的无遮大会所提倡的呢,这就是所谓的取出
自己的知见障啊。」泽越冠希张口就是乱七八糟的歪理邪说,随意曲解佛门典故却又摆出一副高僧形象,越发给人
一种猥琐无耻的感觉。

「泽越大师说的没错,你还愣着干什么,虎千代,还不快点把身上的衣服脱干净。」一旁的绫姬也出声催促道,
而她身上那件紫色的和服早已脱了下来,只见里面居然没有任何衣物,就这样裸的跪坐在地上。

看到自己的姐姐已经脱光衣服,虽然下意识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景虎姐也不服输般快速的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很快,那几乎和绫姬一模一样的诱人就呈现在泽越冠希面前,景虎姐也俏脸微红的跪坐在泽越面前。

泽越冠希双眼淫邪的在军神姐妹的娇躯上来回游走着,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最后双眼紧盯着军神少女双
腿间若隐若现的蜜处,淫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越后之龙居然是一个白虎,景虎殿下,还麻烦你把双腿再
分开一点,让我再看得清楚一点。」

听到泽越冠希如此的要求,景虎姐俏脸红得更加厉害了,但她还是听话的将双腿分开,露出里面那神秘的私处,
任凭泽越冠希打量着自己那最隐秘的部位。

泽越冠希的双眼一直盯着景虎姐粉色的蜜处看了好半天,最后居然还不满足的直接伸手摸了上去,当粗糙的手
指碰触到蜜处的那一瞬间,景虎姐不由轻颤了一下。

泽越冠希的手指好像挑选货物般肆意揉捏。抚摸、玩弄着景虎姐的蜜处,最后更是将一根手指插进了景虎姐还
是处女的之中。

「啊…」即使是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军神景虎姐,也无法抵抗自身所产生的一快感,不由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泽越冠希一边继续玩弄着景虎姐的处女,一边淫笑着对旁边依旧跪坐着的绫姬问道:「妹妹是白虎,绫姬你是
不是也是白虎呢?还是说你下面比平常人更加茂密?」

绫姬听到泽越冠希的问题后,便微笑着分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的蜜处呈现在泽越冠希面前,赫然也是光滑一
片,只听绫姬微笑着说道:「其实我本来也不是白虎,不过泽越大师则说过我要成为的妻子,所以就自己将阴毛剃
光了,不知道泽越大师还满意吗?」

「哈哈,满意满意,我非常满意,那么就让我们开始无遮大会的下一阶段吧。」

泽越冠希大笑着从景虎姐的中抽出自己的手指,上面不住滑落的液体还有景虎姐急促的呼吸,显然是在泽越冠
希手指的玩弄下,体会到了第一次。

双眼迷离的景虎姐瘫坐在满是的座位上,就这样看着泽越冠希走到绫姬的身旁,而绫姬则乖巧的转过身,整个
人趴跪在地上,将自己浑圆丰挺的圆臀高高翘起,娇嫩的菊穴处赫然有个小小的拉环。

「景虎殿下,这是为了让女性变得更加的神圣仪式,你看,绫姬殿下的菊穴是不是好像盛开的花朵一样呢?这
就是她为了成为妻子而修行后的成果哦。」泽越冠希用手指勾住拉环,将拉环往外拉出,同时淫笑着对景虎姐说道。

随着拉环从绫姬的菊穴中缓缓抽出,只见一个个足有龙眼大小的珠子被从中抽了出来,而绫姬也不时发出无比
娇媚的轻哼,小巧的菊穴不住张合着,真的好像花朵一般。

「啊啊啊…」当整串珠链抽出来时,绫姬淫叫一声,大股大股的蜜液喷涌而出,显然是了。

「那么,就让我来帮绫姬你变得更加吧,只要这样你才能和李维一起幸福的生活哦!」泽越冠希脱下身上的僧
袍,将早就坚挺起来的对准绫姬小巧的菊穴,双手按住绫姬的翘臀,然后猛地顶了进去。

「唔啊…好大…要裂开了…嗯啊…」菊穴的第一次被异物入侵,让绫姬不由大声起来,美丽的秀发不住飞舞着,
趴跪的娇躯积极迎合着泽越冠希的,看起来就好像一条发情母狗。

看着自己的姐姐与未婚夫之外的男人进行着异常的肛交,景虎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双手不由自主的
开始抚摸着自己的,双眼中渐渐被所充满。

泽越冠希好像看到景虎姐自慰的动作般,居然好像遛狗一样,用胯下的不断顶着绫姬的娇躯朝前爬去,一直让
绫姬爬行到景虎姐面前,就在妹妹的面前尽情干着姐姐的菊穴。

仅仅距离十几厘米的姐姐满是的面容,让景虎姐呼吸的愈发快速,绫姬不断发出满足的淫叫,看到景虎姐的表
情后,居然将脸一下子凑了过去,娇艳的红唇吻住了景虎姐的双唇,愣了一下后,景虎姐也激烈的回吻着绫姬。

看着两姐妹无比的百合淫戏,泽越冠希顿时感到小腹中欲火更加炙热,又猛地绫姬的菊穴几下后,低吼一声猛
地将拔出,对准绫姬和景虎姐的俏脸射出浓浓的精液。

一股接一股的精液不断洒落在绫姬和景虎姐的俏脸上,黑色的秀发上也沾染了不少,两姐妹无师自通的舔舐起
对方脸上的精液,那的样子看得泽越冠希欲血沸腾,恨不得再狠狠干两人一番。

不过他看了看旁边的房间后,还是忍了下来,淫笑着对景虎姐和绫姬说道:

「那么无遮大会暂时就进行到这里吧,接下来让我们为李维大人准备一个他意想不到的美味茶水吧。」

「唔,好奇怪啊,怎么一进来我就睡着了。」隔壁房间中,李维摇了摇头从榻榻米上坐了起来,不过他马上想
到自己还在参加绫姬的茶会,立刻站了起来,朝绫姬那边走去。

「不妙,到底过去多久了,虽然说要等绫姬她们叫我,但要是真的等到结束我也没有过去,恐怕真的会被杀掉
啊。」李维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拉开,担心的朝里面看去。

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景虎姐、绫姬还有那个泽越冠希都还在房间中,虽然还要听秃驴讲解什么佛法,但总好
过被军神姐妹海扁。一边想着,李维一边回到三人中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佛法讲解的如何了?」

绫姬微笑着示意李维坐到自己旁边,一边将一杯茶水递给李维,一边说道:

「刚刚结束,我正准备过去叫你呢,没想到自己就过来了。」

李维唯唯诺诺的坐在绫姬旁边,随手接过绫姬递过来的茶水,送到嘴边就喝了起来。

「嗯?」茶水刚一入口,李维脸上就露出诡异的表情,原来是茶水的味道和他印象里的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了,中人?」绫姬看到李维的反应后,有些奇怪的问道。

「哦哦,什么也没有。」李维连忙摇了摇头,将剩余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就回味似的咂咂嘴。

泽越冠希看到李维的反应后,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整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双手合什说道:「那么在下就告退
了,这次给景虎殿下和绫姬殿下讲解佛法,实在是在下无比荣耀的经历,以后若是还有机会,喜欢还能和两位探讨
佛法。」

「哪里,泽越大师你太谦虚了。」景虎姐连忙摇手说道,然后对李维喊道:

「中人,你还不送送大师?」

「啊,我知道了,泽越大师请。」正想着什么的李维连忙回过神,走到泽越冠希面前打开房门说道。

泽越冠希笑着点了点头,就这样直接越过李维朝房外走去,当他从李维旁边走过的时候,李维看到他的手指上
好像有些水珠随着动作滑落下来,好像在哪里弄湿的样子。

就在李维迷迷糊糊的时候,景虎姐已经喊道:「走了中人,你还要陪我一起上洛呢,快点去做准备吧。」

「唉唉,主公,我可没有听你说过啊?」李维连忙追了上去,要让景虎姐告诉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匆忙
离开的他并没有注意到绫姬和景虎姐身上的深色和服上多出的奇怪花纹,以及两人脸上不正常的红晕。

当李维最后从景虎姐那里得知自己要陪同她一起上洛,回来以后才能与绫姬结婚的消息后,整个人顿时像霜打
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回到了自己的封地,吩咐下人不要来打扰后,就一个人朝卧室走去,却没有想到房间里早就
有人在了。

「啊,果心!你到哪男宠王妃最新章节里去了?我回来的时候还找了你好半天,结果你根本没有出现,我还以
为你去了哪,没想到是先回来了啊。」李维看清坐在房间中的人影后,立刻惊喜的叫道。

原来坐在李维房间中的人影正是果心,只是不久前才落入武者巫女巴手中的果心又为何会在这里呢?而且果心
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和平常有些不同,那满是红晕的俏脸好像正在发情一般。

李维快步走到果心面前,这才发现果心的神色有些不正常,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果心却突然将李维铺垫
在榻榻米上的床褥中,整个人跨坐在李维的身上,双手更是不停撕扯着两人身上的衣服。

「哇,等一下果心,现在还是白天……啊,太快了,不要着急啊……可恶,明明我才是男人啊!为什么又是逆
推?」在李维惊讶和不甘的喊声中,果心将李维的完全吞入自己的之中,妖艳的面容露出喜悦的神情,下身开始不
住耸动起来。

这一场激烈的足足持续了几个小时,果心的远远超乎李维的想象,他已经不知道射了多少次了,但是果心依旧
没有满足般不断吞吐着李维的,李维最后的印象就是果心骑坐在自己身上,那丰满的不住跳跃的景象。

当李维从沉睡中醒过来后,发现果心又再次消失了,他刚想起来就感到一阵腰酸背痛,暗叹女人为了争宠真是
什么手段都能用上的李维,也仅仅以为这是果心为了维护自己后宫地位的一种手段。

等到吃饭时,果心又如同往常般微笑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后,李维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趁着竹中姐弟低下头
吃饭的时候,李维看着果心脸上又露出色迷迷的表情,而果心也仿佛明白似的笑得更加迷人,但是李维没有注意的
是,果心古铜色的肌肤上正闪烁着一层怪异光泽。

看着三百个美貌动人活力十足的少女们在自己面前穿着制服进行各种训练,李维心中顿时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满
足感,只是才意淫了一瞬间,李维立刻小心的打量下四周,发现绫姬和果心不在自己旁边后,李维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那两个人到底去哪了?明明一开始还一直盯着我不要犯错误的,难道说现在正潜伏在暗处,等我自己犯
错吗?可恶,这样不就只能看不能吃了吗?」

原本还担心果心和绫姬的李维自然而然又想到自己的问题,不由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继续观看着近卫队的训练,
不再去想绫姬和果心的问题。

就在李维监督少女近卫队训练场地的数百米外,条顿骑士团营地的一间宽敞房间中,从里面不断传出难闻的腥
臭味和啪啪的水声。

「唔…啊…好深…」浑身的果心正被安德鲁和另一名条顿骑士德沃夏克夹在中间,粗壮的正不断从果心的和肛
菊中着,性感的古铜色肌肤上布满汗水,修长有力的双腿紧紧缠在安德鲁的腰间,将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被的和肛
菊上,使得每一次都能深深顶入自己体内。

安德鲁和德沃夏克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卖力的挺动下身,一次又一次的重重撞击着果心的两处洞穴,不断榨取
出数量惊人的淫液,而三人身下早已积了一层厚厚的。

而房间的另一角,绫姬正衣衫半解的跨坐在随军牧师君瑟尔的身上,华贵的紫色和服已经脱至腰间,整个上半
身的袒露出来,圆挺的被君瑟尔的两只大手握住不停揉捏着,和服裙摆下露出的两只晶莹如玉的玉足绷得笔直,一
滴滴淫液顺着秀气的足尖滑落到地上。

「嗯啊啊啊……」突然,绫姬雪白的脖颈高高扬起,鲜艳的红唇吐出一声诱人的喘息,原本缓缓流淌的淫液顿
时化作一道水流,顺着玉足尽情的流到地面,下半身的和服也完全被打湿。

另一边的果心好像也受到绫姬的感染一般,高昂的淫叫一声,缠在安德鲁腰间的修长双腿猛地收紧,被她这么
一激,安德鲁和德沃夏克也浑身一震,直接在果心体内射了出来,混合着淫液散落到地上。

过后的绫姬整个人无力的软靠在君瑟尔身上,任由君瑟尔的大手在自己的娇躯上来回游走着,还不时回过头和
君瑟尔吻在一起,不断交换吞咽着两人的唾液。

原本被安德鲁和德沃夏克夹在中间的果心则已经抽身而出,没有阻挡的和肛菊中大股大股精液和疯狂的涌出,
果心用手指轻轻捻起一丝里的精液,的送进嘴中,一脸回味的说道:「真好吃,不愧是骑士大人的精液呢。」

放荡微笑着的果心让刚刚才射过的安德鲁和德沃夏克下身又是一阵火起,立刻硬挺起来,直愣愣的对着果心的
娇躯。

果心看到安德鲁两人的反应后,脸上露出娇媚的微笑,将莲足伸到两人胯下,滑嫩的脚心轻巧的碰触着两人的,
如同按摩一般飞速动作起来,脚掌灵活的动作就好像手一样,仅仅片刻安德鲁和德沃夏克就再次射了出来。

毫不在意的收回沾满精液的莲足,果心双手合什向安德鲁和德沃夏克两人行礼说道:「感谢两位骑士大人陪果
心进行忍术训练,这次真是辛苦两位,下次还麻烦几位继续陪果心一起训练哦。」

「一定,一定,我们下次一定会继续和你一起训练的。」安德鲁和德沃夏克连忙点头说道,双眼死死盯着果心
的娇躯。

果心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随即转身走到仍然跨坐在君瑟尔身上的绫姬身旁,笑着说道:「绫姬公主,已
经到时间喽,再不回去的话,中人就要着急了哦。」

一脸春色的绫姬听到果心的话,立刻歉意的对君瑟尔说道:「抱歉,君瑟尔牧师,我要回去了,下次再和你一
起探讨天主教的教义吧。」

君瑟尔淫笑着说道:「没有问题,绫姬殿下,无论你什么时候想和我讨论天主教和圣经,我都恭候着你的大驾
光临,我也很想再研究一下女人的屁股和主的联系呢。」说着君瑟尔突然使劲拍了一下绫姬的圆臀。

「啊…」正准备起身的绫姬娇呼一声,又瘫坐在君瑟尔身上,一股又顺着足趾留下,居然一下子就了。

果心看到这一幕不由叹了口气,一边伸手抱起绫姬,一边说道:「绫姬你还真是娇弱呢,这样子可不行啊,以
后的还会更加激烈呢。」

「唔…啊…我知道……啊…」绫姬娇喘着说道,当她被果心从君瑟尔身上抱起时,不由猛地淫叫一声,从衣服
的缝隙间依稀可以看到,一根粗壮的正从绫姬小巧的菊穴中拔出。

「那我们就告辞了,众位骑士大人们下次再见了。」身上不知何时多出了只能称之为布条的暴露衣物的果心再
次微笑着冲安德鲁等人说道,而旁边的绫姬也向几人鞠躬道别,那匆忙整理淫液斑斑的和服反倒更加勾起众人的欲
火,半遮半掩的让人不住吞咽着口水。

看着果心和绫姬离去的身影,德沃夏克忍不住淫笑道:「果心不愧是东方传说中的忍者啊,小蛮腰扭得真是厉
害呢!和屁眼的感觉也和那些普通日本女人完全不一样,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那还用说吗?果心不是也说了女忍者本来就有进行性技的训练吗?一想到团长大人每天都和这样的美人,就
让我嫉妒不已啊。」安德鲁一脸淫荡的回答道。

「现在我们不也品尝到那个女人的味道了吗?哈哈。」德沃夏克淫笑着说道,三人顿时一起大笑起来。

「不过真遗憾啊,绫姬公主明明已经是团长大人的未婚妻,却还是一个处女,结果害得我们只能搞她的屁眼和
喉咙,真想尝尝绫姬的味道啊!」君瑟尔可惜的感叹道。

「的确很可惜,不过团长大人似乎连绫姬的屁眼都没有过,不知道他看到肚子里满是我们精液的绫姬后会有什
么反应呢,哈哈。」安德鲁无比龌龊的淫笑道,顿时又惹得另外两人大笑起来。

此时,绫姬和果心已经回到了已经准备寻找两女的李维面前,如安德鲁所预料的那样,看到绫姬和果心的瞬间,
李维下意识的感到一阵不对劲。

只见果心穿着一身已经不能称为忍者服的暴露衣物,上半身只有胸口围着一条布条,只是勉强遮住乳珠一带,
大片雪白的乳肉被裸露出来,而下身更是只穿了一件超短的短裙,长度仅仅超过大腿根一点,李维甚至可以看到一
丝水光闪过。

绫姬打扮虽然没有果心那么暴露,但是华贵的和服却好像被人用力撕扯过一样,高耸的胸脯,修长的大腿,光
滑的玉背,总是时不时的从和服的缝隙中裸露出来,配合着绫姬高贵的气质,这种半遮半掩的感觉反而更加激起了
男人的。

就在李维愣愣的看着果心和绫姬的时候,果心的嘴角微微翘起,整个人走到李维身边,低声问道:「想看我们
看到什么时候啊,小主公?」

「啊,抱歉,走吧,主公派人通知我,说她马上就要上洛了,要我们赶快准备。好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明天
还要早点出发呢。」李维慌慌张张的说道,再也不敢看绫姬和果心一眼,转身一个人走在前面。

只是刚刚果心凑过来的时候,李维闻到了从果心那发亮的古铜色肌肤上传来的一阵腥臭的味道,但又转瞬即逝,
让李维以为只是自己多心而已。

第二天,景虎姐便带着李维训练的那三百女近卫队,借用阿国巡回舞团的名义,开始了自己的上洛之旅,随行
人员除了阿国、绫姬等人外,整个剧团当中只有两位男性成员,其中一个自然就是李维,而另一位则是……宽阔的
道路上,景虎姐穿着一身男装和李维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则是化妆成歌舞剧团的近卫队,没有什么外人的
情况下,景虎姐开心的和李维打闹着,当然只是景虎姐打人,而李维单方面挨打而已。

「那个,虎千代,绫姬去哪里了?早上就没有看到她呢。」脑袋又挨了景虎姐一击的李维,为了躲避铁拳的下
一记连忙抢先说道。

「姐姐大人吗?她好像一早就去找泽越大师了,姐姐大人也终于开始喜欢佛法了呢。不过怎么了诚,才一会不
见,就这么想我姐姐了吗?」景虎姐随口回答道,随后仿佛嫉妒般一边叫着李维的化名伊藤诚,一边又锤了李维一
拳。

「嘶疼……才不是那样,请听我解释,虎千代……啊!等一下,主公太用力了!哇!」李维的小聪明完全没有
起到一点作用,惨叫声反而比刚刚更加响亮的响了起来。

队伍后方的一辆比其他马车大一圈的巨大马车正是泽越冠希的座驾,而一早就进到马车里面与他见面的绫姬,
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过,只是偶尔靠近马车的女近卫们会听到若有若无的娇喘声,让她们面红耳赤。

昏暗的车厢中,绫姬和果心身穿印度特有的薄纱舞衣,轻薄的衣料根本无法掩盖两女姣好的身段,若隐若现的
反而更加能勾起男人的欲火,紧紧的靠在泽越冠希身上。

绫姬用嘴含住一颗果脯,径直吻住泽越冠希,然后直接与泽越冠希舌吻起来,将嘴里的果脯和香津一起送入泽
越冠希嘴中,半天后才满面通红的松开红唇,双眼迷离的看着泽越冠希。

泽越冠希伸手穿过那完全称不上衣物的舞衣,握住绫姬丰挺的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做的不错,绫姬,看来
你的新娘修行已经可以进入下一阶段了,正式成为一个女人了。」

这时一直俯首在泽越冠希胯间的果心抬起头,一边吐出嘴里含弄的,一边坏笑着说道:「主人,绫姬私底下可
是抱怨了很多次呢,说自己的屁眼都被了上百次了,但是却还一次都没有尝过的滋味,是个不合格的妻子呢!」

「果心…明明和你说好不告诉别人的!」绫姬立刻娇羞的扑向果心,两具迷人的顿时在泽越冠希身上打闹起来,
绫姬那浑圆饱满的翘臀不住的在泽越冠希眼前晃动着。

泽越冠希忍不住伸手按住绫姬的翘臀,怒挺的猛地一顶,就插进绫姬的菊穴之中,着绫姬一脸享受的表情,泽
越冠希淫笑着说道:「放心吧,绫姬,等这次上洛结束,我一定会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的。」

淫荡的笑声与诱人的娇喘在车厢当中不断回响着,整个车队就这样朝着京都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