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神受难 完
女神受难 完
夏夜晴朗,晚风吹拂凉爽宜人,一对母女手牵手从一间屋子中走到街上,入夜的农村很平静,偶尔自屋内传出的声音才会被风带走,但也仅止于此。

仰望天空的小女孩突然大叫,并扯着母亲的袖子,「妈妈快看,为什么?今天没有月亮耶?」「怎么可能会没有……」小女孩的母亲不以为意的也看了眼天空,说出的话硬是卡在喉头出不来,晴朗的夜空中,只见星光明亮,却不见理当高挂于空的那轮明月,她赶紧回想一下现在的时间,以确定自己是不是幻觉。

「妈妈,昨天是不是半月啊?」小女孩最近刚学会看月亮盈缺,她每天都会记下月亮的变化,只是现在天空却没有月亮给她看。

「是、是啊。」为什么看不到月亮呢?小女孩的母亲很清楚今天应该是要接近满月的日子,而且天空没有云遮住,那月亮呢?月亮到那去了?

『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妇人牵着小女孩的手,心怀不安的赶回家,她现在很想赶快去问村里的祭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所有人都还不知道,这并不是偶然或意外……************看着四周,美丽的橄榄绿眼眸隐藏不了心痛,心就像被刀割般的痛,尽管闭着眼不想看,声音却无法阻挡的传来,无法逃避的折磨是不敢去面对的奇邪的交合,是因为那受难的是可怜的族民。

下过法术的坚固锁铐连着短锁链,将四肢紧紧的钳制在地上,身体被摆弄成只能躺坐的姿势,而且是四肢大开-就像是那在地下界所看过的献祭仪式,只是现在祭品换成自己……被带来这里多久实在毫无概念,不过应该有一段时间,是为了羞辱自己吗?固定在嘴中的小圆球让口水不断的流下,连出声呼唤族人都办不到……只能被迫沉默……「呜……」可以停止吗?够了……别再折磨了……为什么要这样玷污她们的清白,魔族啊……「心痛了吗?月神大人?」冷淡的声音在前方响起,那声音有听过,被唤做月神的女子认得这个声音……这个可恶的魔鬼,就是将她抓来此地的原凶。

月神记得,这将黑长发绑成马尾的魔鬼被称呼为魔将伊铃,既淫邪又强大的魔将。

无法言语的月神哀凄的眼神,比起言语更加显露出她的心情,但是因钳口球而不断流出的口水却使她那温婉圣洁的气质,显现出一种奇特的违和感,如月光柔和的银发散乱在纯白的长袍上,细致的脸蛋一扫平时柔和的神情,羞耻的腮红反更添几分风采,在长袍下的玲珑身躯就更加充满诱惑力了,那极欲合起的条长双腿间是不是已经汁水湿润了?在看到同伴们被淫兽被魔族们强奸,在听到那痛苦又淫乱的叫声后?

「看你的眼神,似乎很愤怒你们的天使被这样对待?」伊铃蹲在月神面前,金属与皮革混制成的服装似是毫不在意展现她身材,比起在月神殿见到时身披铠甲手持武器的威风姿态,现在看起来只有淫荡,她伸出包覆着皮手套的手抚摸月神的脸,「那你们天界做的事又有比较好吗?」伊铃艳丽的脸泛起轻蔑的微笑,她突然倾身贴近月神,额间的琉璃短角就抵在月神的脸上,「好香啊,这是女神的气味吗?纯洁的女神啊,知道天界如何对待被抓去的魔界战犯吗?地下界的愚蠢凡人视天界为圣洁,真是这样吗?」「呜呜……」月神欲出声,无奈钳口球将一切的言语阻塞成无意义的呓语,她想反驳,不是这样的,天界是对魔鬼施予光明的净化啊……「想说什么吗?不知道圣洁的女神看过没有?被局束在天界用来刑求的机械上的我族族民,被机械阳具插入了肉穴……」伊铃的手突然摸向月神两腿间,这突来的动作吓的月神身体一缩,可是魔将强势的触摸了女神的私处。

「就在这里,插入后肆虐玩弄以后,在子宫里强制灌入神的液体,像射精一样,这对于我们魔族来说,就像体内被火烧灼一样的痛苦啊,还有肛门也是同样啊,这就是所谓的净化吗?」「知道那些魔族的下场吗?喔,我差点忘了,她们还要被抽出乳汁,从这里……」伊铃另一手隔着长袍抓住月神高耸的乳房,「连魔力一起被抽出……」敏感部位受袭,月神身体不自主的缩瑟了一下,但伊铃却似乎很享受月神圆润的乳房,与纤瘦的身材相比相当丰满的乳球,既使隔着长袍也能感受到柔软的弹性,对月神而言是苦不堪言的侵犯,魔将却乐的看更多圣洁女神羞耻的神情。

「然后呢,还有这里……」伊铃改成半跪姿势,毫不在意似的将下体对着月神,皮衣完全没遮住她的下体,她轻握住昂扬于肉穴上方的粗长肉棒并来回搓弄,那圆大的龟头泌出透明的液体。

「被机器不断的榨出精液,那可能会爽,但是不觉得太浪费精液了吗?」月神别过头不想看伊铃自慰,这太猥亵了,但是伊铃却抓着月神尖尖的小下巴强迫月神转头,让月神对着她的肉棒,「被这样对待的魔族子民,被天界的搞的不神不魔,通常她们都撑不了多久,就在痛苦中死了,与其受那种折磨还不如就在战场死了还比较好吧?至少死了就解脱了,这些事女神知道吗?嗯?」伊铃加快手淫的速度,脉动的肉棒几乎贴在月神脸上,浓烈呛鼻的性臭味呛的月神几乎要不能呼吸,她无法想像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气味,对注重自身清洁的神族来说,常以花香芬芳自身是很基本的礼仪……突然,一声清响,闭着眼不敢看肉棒的月神疼的呻吟一声,顿时觉得脸热辣辣的,像被甩了一巴掌。

「给我看。」伊铃冷酷的说。

月神执拗的死闭着眼不肯服从,于是又一声清响,这次换另一边的脸颊也糟殃,伊铃的力道掌握的很好,虽然会痛却又不致于让月神受伤,只要给月神教训就好。

「还想挨打吗?」月神不得以只好睁开眼,眼前晃着一条比手臂粗的黑色尾巴,末端有锥状的突起,那是魔族才有的特徵,与伊铃额上的短角,火红双眼中细长的瞳孔一样,都是魔族的证明。

〈来刚才她是用尾巴甩巴掌,对魔族来说,尾巴可以做很多事,相当于第三条手臂,例如甩女神巴掌也是很轻易的事。

移开尾巴,月神的视线中又出现了那条恐怖的肉棒,不知是不是错觉,被快速搓揉的肉棒好像比刚才还大了一圈。

月神惊慌的想,难道她要射在自己的脸上?这太肮脏了,不、不可以……像是要嘲笑月神似的,伊铃扯住月神的浏海往上拉,月神吃痛的呻吟,她只是任由魔将恣意亵玩的玩物,而且现在才只是个开始,然后-对被抓住固定的女神圣颜,魔铃低吟着喷射出大量白浊的精液,月神花容失色的惊呼,恶心的液体带着刺鼻的气末沾粘在脸上,甚至从钳口球上的小洞流进口腔中。

「呜……」口中传来一股几欲作呕的味道,却又吐不掉,可是……又不能吞下去啊,月神自心底感到一股耻辱感,这难道就是她往后要面对的……太残忍了。

「精液的味道想必女神会很喜欢吧?」伊铃说完大声笑着被她颜面爆射的女神,这感觉真是太爽了。

月神无力摊坐,两道身影在她的眼角视线可及之处热烈交缠着,那是天使与魔鬼的性交,而天使不断的要求魔鬼更激烈的插她,已毫无任何圣洁、纯洁可言了,而自己又还能支撑多久?

既使是身为上级神的自己?月神完全不敢去猜测……也许等一下就……「老实告诉你也无妨,就算不说你终究也是会知道,我好心的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你会被不断的强暴、再强暴、被蹂躏、凌辱,我们要改造你的身体,再对你注入无数的精液,直到你神圣的子宫怀孕,直到高贵的女神变成生产机器,是不是太美好了呢?」伊铃宣告了月神的命运,话虽如此,伊铃心中却有所保留,真的能让女神怀下魔族的种吗?如果成功了那会是什么?天使是很低阶的神族,生出来的顶多是士兵级的堕天使,那如果是女神生出来的呢?她知道不只是自己很期待,就连位居魔族要位的老家伙们也很期待。

月神低头哀悼自己,但也默默下了决定,绝不向魔族屈服,虽然她因为不擅长战斗而被俘掳,但不代表她身为神的尊严也能被轻易践踏,要坚持下去,月神相信天界会来救回她。

「说了那么多,我想应该差不多了吧,顺便告诉你,在要将你带出天界时,有个好像跟你很熟的小天使不知死活的挡住我们,所以也顺便让她来陪你了。」伊铃说,她睥睨着月神,「也许你真的认识她呢?嗯?」伊铃看向大殿的入口,一名长着弯曲羊角的魔族正用锁链拉着一名赤裸裸的天使,锁链拖在地上钉铛作响,既使在充满淫声浪语的大殿中也听的很清楚,长发与天空一样蓝的天使摇晃着脚步,彷佛是走几步就会倒下似的,锁链就系在她颈子的项圈上,但与那虚弱步伐相比,在天使腿间的肉棒却是非常有精神的挺立着,神族的肉棒不似魔族的狰狞,但尺寸一点也不输。

月神只消一眼就认出了天使,她惊吓的发不出声音,为什么什么会是她?想不到就连她也遭到毒手……可怜的艾莉丝啊……羊角魔族牵着天使走到伊铃面前,敬礼说,「报告将军,已经完成将军的要求了。」「我看看。」伊铃抬高天使垂下的头,这名有些娇小的天使有张可爱的脸蛋,那双水灵大眼应有的神采现在看起来却是浑浊、失神,赤裸着身躯可以见到背后双翼的羽根处,各划上了一圈头尾相连的咒印,这些咒印在所有俘掳的天使背上都可见到,这将让天使失去天空与风,既使有羽翼也只能困在地上。

伊铃确认了天使的情况后,就把天使推倒在月神身上。

「感人的重逢啊,女神,她可是为了要救你而奋不顾身喔,你可要好好的补偿人家才行,不然就太对不起她了。」说完,伊铃扯掉紧紧固定于月神头上的钳口球束带,并在月神耳边说,「就用你的身体补偿吧,我好想知道,女神是不是跟天使一样的淫荡啊。」吐出钳口球,月神坚定的对伊铃说:「我不会屈服的,就算身体被玷污,你们也休想污辱我的灵魂。」伊铃听完后,捏了捏月神的脸,轻声的说:「希望你真的能坚持下去,我很期待喔,征服顽强的猎物才有成就感啊,不过现在我这个电灯炮就不打扰你跟天使感动的重逢了。」「你……艾、艾莉丝?」月神惊呼,动弹不得的她丝毫无法阻止天使舔掉脸上未乾的精液,她只能叫着天使的名字,但是艾莉丝看起来一点也没要停止的意思,月神立刻明白了……「你们对艾莉丝做了什么?」「啊啦?不过就是稍微的实现了她的希望嘛,我们魔族有时也是可以很好心的,既然这个小天使偷偷的爱着可望不可攀的月神,那我就好心的让她得到月神的身体啰。」伊铃边说边玩着自己的尾巴,「只是好像不小心量多了点。」「你们竟然对艾莉丝……等、等一下,艾莉丝、那里不能……」月神惊慌的扭动身躯,想躲开艾莉丝摸向双乳的手,「别这样啊,艾莉丝,住手。」艾莉丝像是听不见月神的声音,双手隔着长袍抚摸月神的乳房,尽管隔了层布料,但是这并无法阻止艾莉丝的进犯,反而像是惹恼了天使,只见胸口的长袍被两手扯紧后稍微向左右方施力,布料应着月神的惊叫声裂开,再也无法保护主人那对丰满圆润的双乳。

「艾莉丝……快清醒啊……」月神哀泣着,她终究还是逃不了这样的命运,而且还是由要好的朋友所造成,可恶的魔族竟然这样玩弄,太过份了。

「月神……大人……」艾莉丝呓语着,可爱的脸庞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看的月神心惊。

************踏在光洁地板的足音空荡荡的回响,一步、一步,如此的寂寞,素来冷寂的殿宇中是否再也听不到,那动人的琴音?是否再也见不到,那温柔的笑容?失去主人的殿宇也失去了温度。

来访者走到殿宇中央,那座巨大的银色竖琴看起来与平常一样,如果是在主人手中,稍稍拨动琴弦就能发出音韵,就算是简单的音韵,都会是最美妙的乐曲了,只要那巧手的主人坐在竖琴上的话……「现在地下界大概乱成一团了吧?也没办法,能弹动月竖琴的也只有她了,现在会寂寞吧?没人可以弹奏你。」坐在弹奏位上拨动琴弦的是穿上盔甲配上深红长刃,英姿焕发的身影哀伤的轻拂竖琴。

脚步声再响起,伴随着飘散的香气与缤纷多彩的服装,那是世界上最芬芳的花朵的香味,只需要闻到这气味,就知道是花神,所以也不需要特地确认了,何况现在也没有那种好气氛。

「这不是斗天使长恩雅吗?」花神莲步轻移向竖琴。

「原来是花神大人。」恩雅站起身,盔甲轻轻碰撞铛铛作响。

「其实我到现在还是很难相信这是真的,也许我还幻想着,她还会在这里弹琴呢。」花神轻抚竖琴光滑无瑕的琴身,「再不想办法让月竖琴奏出乐曲,地下界就再也没有月的存在了。」「我要去救出她。」恩雅说,语气坚定,她握紧被铠甲包覆的拳头,「那些可恨的魔族竟然敢抓走月神,身为护卫天界的天使长,我……我真的是太失职,竟然让魔族侵入天界……就算天神大人要处份我,我也毫无怨言。」「天神大人气炸啰,战神这下可说是颜面无光,不过你可不要冲动的就冲到魔界啊,想救回月神还是要先计划好才行。」花神说。

「我现在根本静不下来,月神会被魔族如何对待,只要想到这点,我就气到完全无法冷静……」恩雅气的对空挥出一拳,强猛迅速的拳势划空气似的发出咻的声响,这一拳贯注了恩雅的愤怒与恨意,但是只有一拳,完全无法发泄她的心情。

而这突来的举动吓到了花神,她轻抚胸口稳了稳情绪,才说,「我问你,就算现在对魔族再发兵有可能救回月神吗?何况魔族为了掩护掳走月神的行动,所派出的是前所未见的大军,斗天使们不是也伤亡众多吗?而且你的姐姐也才刚脱离险境,我们现在的军力……」「我知道!!」打断花神的话,恩雅右手握紧配于左腰的剑,「可是这些……「像是不知要说什么,恩雅的话梗塞住了,神魔自远古到现今无以数计的争战中,要说有像这次大战一样的规模的记录,其实并不算很多,而且在这几百年来神魔间的争战渐渐变的有点像例行公事,双方交战并不以杀死敌人为目的,最多就是俘掳对方的天使或魔兵回去,真正的将领根本不参与战斗的指挥,最多是如恩雅这样的队长。

但这次不但魔族派出数量庞大的魔兵,而且连魔将也亲自压阵,恩雅想到自己的姐姐就是被魔将之一所杀伤的,如果不是恩雅及时支援,恐怕姐姐不是死就被抓走了,然而天界竟然没看出来魔族的用意,反而将这场大战单纯化成魔族想决战之类的,真的是太失算了。

「天界松懈了吗?几百年来几乎如出一辙的交战,看来我也失去战士应有的斗志与警觉性……」恩雅回头看向竖琴,语气失落的说,「我们竟然让魔族潜入月宫……」「月宫是天界最偏远的宫殿,月神又不会战斗,魔族的选择其实很正确,以月神那个又单纯又呆的个性,大概也做不了多大的反抗吧?恐怕现在她已经被魔族抓起来虐待了。」花神说,语气间带着一股无奈,难过的神情似乎连盈绕于身的花香也黯淡了。

「别再说了。」恩雅走过花神身边,「不管如何,总要想办法救出月神,我就算死了也没关系。」擦身而过的身影抱着必死的觉悟,花神凝视着竖琴,在恩雅就要出月宫时,她突然出声说,「恩雅,你想知道魔族是用什么方法侵入月宫的吗?」恩雅停下脚步,回身看向花神,芬芳的花香依然充满月宫,但是只有花神能分辨出,在花香中的被悄稍转换的不同性质,那是恩雅所无法明白的不同。

「还记得,千年前被天界所抓的魔将邪樱吗?」花神没有看向恩雅,只是自顾自的说,「现在她被深锁在天宫的地下深处的牢房。」「所以?」恩雅不明白花神提及邪樱的用意。

「我呢,在八百年前第一次进入那里,在那时,地牢还只有她,不像现在充满了被抓来的魔族。那时是我第一次见到魔族,那种异型姿态真是让我吓到了,而既使被囚禁了两百年多了,邪樱还是有办法撑下去,不愧是魔将呢。」花神的语气中竟然流露出对魔族的敬佩,这让对魔族已经恨之入骨的恩雅火气更盛,不禁怒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恩雅的拳又握紧了。

「你啊,知道天界如何对待被抓来的魔族吗?」花神反问,「关于这点,我知道很多神都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并没有谁觉得不好,尽管决定这么做的是天神大人的妹妹,冥神大人,不过也没有谁反对这种残酷的做法。」「你……快给我说重点!」恩雅这次真的是火大了,尽管对方是上级神,只是天使长的她毫不遮掩情绪的大骂。

花神这时才转过身来,但一看到花神的姿态,恩雅愣住了。

解开华衣的花神半裸着身体,一对巨乳上挂着两个透明的罩子,就罩在她的乳头上,罩子连着两根管子往下到小腹处一个机器合而为一,最后没入花神的下体,恩雅很确定不断有液体从花神的乳房流出,顺着管子流下;而那以天界做法会隐藏起来的肉棒却放肆的勃起,一根软管插进龟头中,棒身绑着两个小巧的机器,就这样曝露在恩雅的视线中,花神微微颤抖的射精了,精液延着管子流向了恩雅所见不到的肛门中,这也许就是花神小腹微微隆起的原因,在她的肚子中有多少自己的精液?在她的子宫中有多少的乳汁?

恩雅一时被花神淫乱的打扮惊吓的说不出话来,素来严守欲望的恩雅将性欲转化成武技训练,对于众神或天使间时有可闻的淫乱也不予理会,对于性基本上是不碰的,而且,花神的做法已经超过神应有的规矩,简直是恬不知耻!

「这些东西啊,是邪樱大人命令我装上去的,因为我是她的性奴,在这八百多年的期间,我一有机会就下去地牢奉侍邪樱大人,地牢也渐渐的变成魔族们被因禁、淫虐之所,几乎我每次下去都会有新的囚犯……「花神轻轻说着让恩雅几乎以为是玩笑的话语,而且还边说边揉着自己的乳房,恩雅不敢相信花神所说的,只是她那身装扮是铁证,是事实,上级神竟然成为了魔族的奴隶,她立刻领悟道」难道就是花神帮助魔族进来抓走月神?「查觉这事实且还处在震惊中,恩雅的呼吸不自觉变的急喘,吸了更多的花香进体内,她没发现,因为花香,自己的力气正在消失中,自制力也逐渐变的薄弱。

「让我来告诉你,邪樱大人的厉害吧。」花神走近恩雅身边,不怀好意的笑着,她知道恩雅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力,这是她刻意拖着恩雅在这讲话的原因,让恩雅吸入足量的花香。

************在这圆型的小房间中,仅有的光源是镶置于圆顶的光石,这里是地牢的最深处的尽头,需要走过漫长曲折的通道与无数的小牢房才会到达,这里是天界最黑暗之所,是被众神刻意视而不见的存在。

平时地牢也只有两名天使负责看管入口,既使是制定罚责的冥神也摆出一副不闻不问的样子,就在这样被有意无意的的放置不管,黑暗稍稍的在光明下漫延生根……「哈啊……太棒了……主人……」淫荡的言语来自于花神,半褪的衣装披散在她与身后的魔族身上,放浪的女神无法解开魔将的束缚,所以直接以肉穴包住躺倒的魔将那丑恶的肉棒,就这样跨骑着,自行扭动着腰,尽显出无耻的淫态。

任由女神在她身上扭腰的魔将,手脚被以神力加持的镣铐锁在铁床上,四肢及尾巴各被上了五组锁考牢牢固定,纵使她再强悍也无法对抗或是挣脱,花神对此也无计可施,只好任由邪樱被固定着;原来插在邪樱口中的金属阳具已被花神拔掉,这是邪樱身上唯二可以被花神拿掉的刑具,尽管如此,花神也是在费了不少精神后才研究出来解开的方法。

「这么爽吗?」邪樱挺着全身少数可自由活动的腰,使肉棒重重的撞击花神的肉穴,女神迷人的肉穴并不会因为数百年来的奸淫而有松弛的问题,而且似乎也没有怀孕的可能,这点邪樱倒觉得很遗憾,但是在被该死的神族囚禁的无限时光中,有个神可以干倒也是好事一件。邪樱就边插着花神,边看着恩雅被那两名看顾牢房的天使围攻。

「因为、主人的肉棒太……棒了……顶到了……好爽……」花神一手狂乱的揉着自己的乳房,并舔着用在邪樱口中的金属肉棒不断的流出精液,在她的肉棒先端罩着原先用在邪樱身上的榨精器,这小东西以高强度的震动肉棒,再把射出的精液导引到一旁的机器收集起来,并用金属肉棒灌回邪樱体内,现在则被花神拿来吸。

「那你打算对这天使做什么?」邪樱问,她的左脸被一道疤痕划破,致使左眼不但失明,艳丽的脸庞也就此破相,但千年来的囚禁丝毫不减她的魔性与狂态,疤痕反更增邪樱的邪姿。

「当然是……献给……主人了……嗯啊……要去了……」花神挺起身,双乳显的更加挺立突出,她狂乱的抓着一颗乳球,大声浪叫着,「主人……请……请射进来……射进奴隶淫贱的……啊啊……小穴里……精、精液啊啊啊啊啊……」花神全身痉挛的达到高潮,肉棒与邪樱一起高潮,神与魔同时射出精液,被魔族精液浇灌的神族子宫再次将主人送上另一波的高潮。

大量粘浊的精液被长着肉突的肉棒塞着而无法逆流,花神的小腹鼓鼓的涨起来,邪樱有意射进更多的精液,并向已经趴在自己身上的花神说,「好好的接下吧。」「哈啊啊……主人的……精液……好多……好棒啊……」花神一边叫着,一边揉着邪樱的乳房及那被软管插入的乳头,她无法拔出软管,因为软管末端的针头就深入邪樱的乳房,绝对不能硬扯,花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的魔力与乳汁不断的被榨走,这也让邪樱更加无法凝聚力量对抗局束。

花神与魔族的性交,恩雅全看在眼中,她想不到不只是花神堕落了,就连这两名顾守地牢的天使也是。

现在她的乳房被其中一名天使又揉又吸,而肉棒不但被玩到勃起了,还与肉穴一起被天使上下齐攻,陌生的性欲被撩拨的如烈火狂烧,身为斗天使长的尊严及理智苦苦支撑着恩雅,却又薄弱的摇摇欲坠。

「你们、别碰我……」花香的影响超过恩雅所想,似乎不只是削去了力气,而是更加的严重,现在两名堕落天使任何的碰触都引起了比平常更强烈的感觉,尤其是敏感带更是……「哎呀、还想挣扎啊……」舔着邪樱的挺立不倒的肉棒的花神说,「只要尝过主人的厉害,想必斗天使长就会明白了,艾拉、海伦。」「真讨厌,人家也想要主人的大棒棒啊。」「没办法了,因为花神的命令了,所以只好先忍忍了。」堕天使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嘴上不喜欢,还是服从的架起全身无力的恩雅,拉上了邪樱的局束台上。

「不、不要……」看着那满是汁液、又粗大又恐怖的肉棒,恩雅再也顾不得颜面,这么大的东西要进到体内怎么可能,会坏掉、那里会坏掉的……「你就要将处女献给主人了,你应该觉得真是太荣幸了才对。」花神说,她现在扶着恩雅的腰,两名天使架着恩雅的肩。

「谁会荣幸……」恩雅几乎是咬着牙才吐出这几个字,邪樱的龟头已经在肉穴外磨擦了,感觉真的好恐怖。

「要嘴硬也只有现在了,我倒很想看看,你会如何的叫?让她面对现实吧,可爱的奴隶们。」残忍的将纯洁天使推入堕落深渊的魔将,好希望是亲自夺走天使的处女,而不是被锁在这该死的台子上,不过只要看到天使痛苦的样子,心情也会得到一些的宣泄。

「住……不!!!!」也许这是这辈子所能发出的最凄惨的惨叫,恩雅真的以为是一根正在燃烧的火柱插进了体内,她怎也没想过,千锤百炼的身体与意志如此轻易的就被击倒了,恩雅的意识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一软就往后倒,花神以身体将恩雅托住。

「才这样就晕过去了。」邪樱说,她在享受肉棒被那过窄的处女穴死命夹紧,及恩雅失去处女时那痛苦的模样与惨叫。

堕天使艾拉低头看向恩雅与邪樱的交合处,那正在流下的艳红是天使长失去的贞操,她轻抚恩雅的肉棒说,「现在你的前面已经不是处女了,喔,棒棒好有精神呢,让我来享用吧。」艾拉张口含住恩雅的肉棒,不管海伦大声抗议偷吃,艾拉以熟练的舌技舔舐棒身,海伦见花神似乎也对恩雅的肛门有兴趣,最美味的都被先抢了。

「讨厌,都把最好的抢走了。」海伦娇嗔,她对艾拉丰满的屁股重重一拍,「臭艾拉。」艾拉闷哼一声,吐出肉棒说,「笨海伦,是你动作慢还敢打我的屁股,你就看我怎么吸出她的精液吧。」「你们两个也太急了吧,没见到她根本没反应了吗?」搓揉恩雅弹性乳球的花神说,「这样只是搞一个人偶而已。」「花神大人讨厌啦,只要让她香一下就好了嘛。」艾拉说。

「因为主人最喜欢看处女丧失时痛苦的样子嘛,对不对啊,伟大的主人~」花神语气撒娇的说,「不过主人的肉棒真的很大,难怪她会受不了。」「虽然看她痛苦是很痛快的事,但我也不想跟昏死的人偶做,给她一点刺激吧。」邪樱说。

「是的,主人。」花神于是改变了花香,变成了一股浓郁的气味,她扭过恩雅的头,吻上微微张开的嘴,花香被吹进恩雅口中。

「呜……」吸入花香的恩雅轻声的发出呻吟。

花神又再吹进几口花香后放开恩雅的唇,海伦与艾拉兴致高昂的想看恩雅的反应,她们都知道花香的威力,尤其是由嘴对嘴直接吹入的效果最强,恩雅会变怎样呢?

************如果说月神原本的生活是和谐的独奏曲,那现在大概是连指挥也失序的疯狂多重奏,而且还是终止不了的混乱,直到参与者全都疯狂,一直到彻底的失序崩溃。

「月神大人、再来啊……」艾莉丝放浪的扭着腰,丝毫不像才刚失去处女的样子,她完全是单方面的在压榨月神,不但用肉穴挤压月神的肉棒,双手更不停的磨擦自己的肉棒。

月神辛苦忍受自肉棒不断传遍全身的快感,双拳紧紧握起,艾莉丝越是浪荡的夹紧肉棒,她全身的颤栗就越加强烈,但是被强烈刺激的神经敏感到无法忍住的程度了,为什么……为什么……「哈啊……去、去了、高潮了!!」艾莉丝挺直上身,双翼瞬间张到极限,几乎失神的双眼涣散的看向天空,肉棒噗噗的喷洒出精液溅在她与月神身上,肉穴更是死命的夹紧月神的肉棒。

「不、不行了……」月神再也忍不住了,意志溃败的她本能的拱起腰,肿涨至极限的肉棒溃堤般的爆射女神圣洁的精液,还没被玷污的纯洁肉穴竟也射出大量的淫水。

「真精采呢,啊?竟然两个都失去意识了?」在旁观战的伊铃看着摊软的两具躯体,语气难掩惊讶,她摇了摇头说,「真是太稚嫩了,不过时间多的是啊,我会慢慢调教你的。」「再来嘛……」伊铃看向满大厅交合的身影,嘴角扬起了邪恶的角度,「我想到了,哈哈~我想到了。」兀自大笑的魔将朝大厅外走去,她已经在脑中构思出那美妙的画面,真是太有趣了,在进入主题前也是不错的消遣啊。

************只余星光的夜空下,巨大的火堆在村庄中燃起,村民围在火堆旁,挥舞挂满奇怪装饰品的法杖的祭司,绕着火堆跳起仪式之舞,口中呢喃颂唱咒语,在村民殷切的注视中足足跳了快一小时。

「灾难啊、灾难,一切都是灾难啊!」祭司突然停下舞蹈大叫,然后就一直看着漆黑的天空。

「灾难,祭司是说月亮不见是灾难吗?」「听起来好可怕……」「月亮会再回来吗?」村民你一言我一语推敲祭司的话,一下就乱哄哄的闹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