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设计擒女
设计擒女
轿车缓缓地开动了起来,速度逐渐加快。夜暗中,莫里斯只看见两侧的景物不住向后退去,而那个C裔人手中的枪却始终顶在自己的额前,没有丝毫松懈,不禁脸色忽青忽白,犹疑不定。他虽是黑道上的人,但表面上是正当的商人,暗中只负责毒品的货源。他运来的毒品卖价低廉,从中获利不多,因此别人也不嫉妒。他平日基本不参与黑道上的纷争,有了麻烦自有平日接他货的人出面调停,道上的历练少得很。此时遇袭,顿时就慌了手脚。只听得那个C裔人道:“莫里斯先生,请你不用担心。今天我来的目的,不是要你的命,只是谈一笔交易而已。请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南洋会,姓祈,在南洋会中身居副职。”南洋会在S市的黑道上虽然势力不及方徳彪,但也颇具威名,莫里斯“哦”了一声,渐渐地镇定了下来,答道:“原来是南洋会的祈先生。非常荣幸能见到你,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你的么?”祈老二冷笑道:“我们南洋会进来和方徳彪先生为敌,想必莫里斯先生一定有所耳闻。方徳彪先生素来是你的货的买主,想必你们这一船新的货一到,他就要闻风而来了吧。”莫里斯道:“祈先生,你知道我素来不参与黑道上的纠纷。方先生只是和我有些生意上的来往而已,这批新的货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商谈。如果你们南洋会和他有矛盾,请直接找他们解决。我只是交易货物的,不想介入其中。”祈老二道:“好一个不参与黑道上的纠纷!我们南洋会对你的货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我们只希望你答应我们一个要求。我可以事先说明,你不需要直接去对付方徳彪,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莫里斯道:“按你说的去做?你希望我做些什么呢?”祈老二道:“我们知道,这批新货到来,你一定要想办法出手。你刚才也说了还需要和方徳彪商谈一下。我想请你约方徳彪于后天中午在XX中心的XX餐馆商谈这笔交易,不知道你觉得如何?”XX中心是S市最繁华的商场之一,人多而杂,一般不是黑道中人动手的场所。即使偶尔有些例外,也只是动拳动脚的扭打,还从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发动枪战。莫里斯想了想,道:“这个要求我完全可以同意……”祈老二摇了摇左手,道:“莫里斯先生,请不要急着同意,我还有第二个要求。我要求你在后天上午七点半的时候通知方徳彪先生,将约会的时间改到当天的八点,地点在XX咖啡馆。”莫里斯道:“这恐怕不太好吧。我怎么也得找个合理的借口才行啊。”祈老二道:“你就对他说,南洋会逼着要吃你这批货,十点约谈。要是能在此之前和他谈妥了,那么想逼也难以下手了。”莫里斯点了点头,道:“这个借口不过分,我也可以同意。还有没有第三个要求?”祈老二道:“第三个要求就是请你按时赴约,到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用管,只要看着就行了。”莫里斯道:“难道你想趁我们约谈的时候动手?”祈老二冷笑道:“怎么?难道你又怕了么?怕我们行动失败,方徳彪回头找你算帐?你不要以为方徳彪的势力大,其实他也只是外强中干而已。我们南洋会早晚会取代他的。”莫里斯道:“但如果你们想要在XX中心动枪,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祈老二说道:“我已经说了,你不用管。整件事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了,这样你也不不算是参与了黑道上的纠纷,和你通常的行事习惯完全相符。事实上,我这么做的真正目的也不在于方徳彪。”莫里斯道:“可以,我答应了。祈先生,现在能不能请你把枪收起来?”祈老二道:“答应了就好,我现在就把枪收回来,此外还可以送你一笔钱作为这件事的酬劳。不过请你好好地完成你答应我的事。要是你敢甩什么花样,我手中的枪早晚还会指到你的脑袋上的。”轿车此时已经开到了一个非常荒僻的路段,转过一个弯,只见前面停着另几辆车,车外还零零落落地站着几个人。随即司机把莫里斯的车停了下来,祈老二和司机一起走下车来。祈老二道:“莫里斯先生,你的司机和秘书来了,他们会把你送到你想去的地方,那笔酬金我也已经给了你的秘书。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再见。”莫里斯坐在车中,只见他的司机和秘书从那几辆车中钻出来,秘书右手拿着平时的公文包,左手却还拿着一个平时从未见过的小提包,显然里面装了一笔现金。两人进了莫里斯的车,转了个弯向反方向开去。目送莫里斯的车远去之后,祈老二一挥手,南洋会的诸人都进入了自己的车中。这几辆车也先后开动,向另一个方向开去。祈老二坐在车中,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这张纸是刚从东南亚的朋友处传真过来的,只见上面印了一张照片和几行文字。照片上是一个留着披肩秀发的年轻女子的半身照。她面带微笑,容貌极为清秀,双目灵秀,颇具神采。边上的几行文字写着:“姓名:赵剑翎性别:女年龄:23岁身高:156厘米体重:43公斤职务:国际刑警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负责人其他:性格开朗,为人机警聪慧,武艺高强,生性冰清玉洁”祈老二喃喃道:“赵月芳……赵剑翎……就算你再厉害,这次我也一定要把你抓到手。我可不是傅文乾吴老三,会让你再逃了!等先把你给解决了,到时候自有对付方徳彪的方法。”************闹钟的铃声将正在熟睡中的女警官惊醒。赵剑翎伸着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一看时间,已是六点半了。虽然不情愿,但她还是只能走下床来,脱下了睡衣,换上了一件白色的短袖汗衫和蓝色的牛仔裤。距离自己从吴老三的魔窟中逃出已过了整整的一个星期了。自她回到了方徳彪这里之后,方徳彪对她的舍身相救颇为感激,加上此前的墓地之战,使她更得器重。此后,女警官得到了整整一周的休息时间。一周很快就过去了。新一周的到来预示着她即将继续那些令人厌烦的工作。早晨去健身房传两招基础的拳脚,中午则要护送方徳彪去XX中心和一个叫莫里斯先生的供货人谈一笔生意。传授武艺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候了,但一方面赵剑翎所教的是最基本的东西,另一方面她又不讲解关键要点,因此学习了很长的时候,方徳彪的这些手下都没有什么明显的长进。这样的好处是以后警方的行事会方便一些,坏处是平时和别的帮会交锋时,赵剑翎就没有什么得力的帮手。至于方徳彪去XX中心一事,赵剑翎并不担心。事前平叔已经告诉过她,那边是S市最繁华的地段。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敢在那里动枪。如果遇到敌人袭击,在人多的地方,以赵剑翎的武艺,加上几个帮手,要全身而退并无太大困难。女警官于七点按时到了健身房,换上了健身服,继续传授方徳彪的手下一些格斗的基础招式。半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她首先退场。而那些学艺的人自从听了赵剑翎说过要勤于练习之后,依然在健身房中继续锻炼。赵剑翎换回了原先的那身白色的汗衫加上蓝色的牛仔裤,走出了健身房。只见平叔已在门口站着等她,见她一出来,立刻将她拉到了一边。赵剑翎见平叔神色有些异样,忙问:“平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平叔道:“月芳,方老大刚才接到了电话,是莫里斯先生约他改变了约会的时间。现在时间改到了八点,在XX中心的XX咖啡馆里商谈。”赵剑翎看看表,已经七点四十分了,不禁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会这样?原先不是说得好好的,为什么又要换时间?”平叔道:“莫里斯先生说,昨天半夜南洋会打了电话给他,逼着要吃下他这批货,约定十点商谈。他说只有抢先一步,我们先把他的货订下来,南洋会就没有办法了。所以时间也提前到了八点。”听到这里女警官的脸上现出了焦急之色,问道:“那现在方伯他人呢?”平叔道:“方老大带了两个手下,已经赶去XX中心和莫里斯先生商谈生意了。他让我告诉你一声,这次就不用劳你的大驾了。XX中心人多,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赵剑翎道:“什么?他只带了两个人去XX中心?我觉得这很可能是南洋会的圈套。他们也许早就从张国强那里知道今天一早是我指导众人练武的时候,方伯很难抽出人手。随后他们就乘着昨天半夜去威逼莫里斯,迫使他改变时间。随后他们就等在XX中心,虽然不能用枪,方伯这边如此单薄的人手,靠拳脚也能解决问题。”平叔听到这里,不禁也为之色变,道:“那怎么办?我们赶快叫上帮手赶过去。”赵剑翎道:“平叔,我现在就先赶过去。请你进去找十个帮手,叫他们不要练了,立刻赶到XX中心去。”平叔道:“好,那就这样,你要小心。”************XX咖啡馆位于XX中心自西的入口处,咖啡馆前是一片空地,上面放着数十张露天的桌子,每张桌子周围都有两到三张椅子。这块空地已是一个露天喝咖啡的好地方,但真正高消费的却是在咖啡馆的室内。由于是早晨,又是一周的第一个工作日,咖啡馆的内外的人数还不远不及高峰时的数量。即便如此,现在这里的人气也不是S市其他地方可比的,露天的桌子已有半数被占满,而咖啡馆的室内也已有小半位置被占领了。XX咖啡馆的边上是一条马路,所有来XX中心的车辆都将从这里经过,不远处则是一个停车场。停车场靠外侧正停着两辆白色的面包车,以祈老二为首的南洋会的众人,就在车内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到来。祈老二拿着望远镜,坐在第一辆车的副驾驶座上,望向咖啡馆边的马路上。他们在七点半就抵达了这里,也已经看着方徳彪和他的两个手下走了进去。他曾经想过立刻带着手下冲出去拿下方徳彪,但想到这不是他这次的主要目标,又想到这里人多,要抓一个一心想要逃的人可没那么容易,便立即将这种冲动压了下去。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车上下来了一个人,立刻引起了祈老二的注意。这是一个年轻的C裔女子,她的容貌非常清秀,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汗衫,下摆较短,刚盖过腰部,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赤脚穿着黑色的凉鞋。祈老二虽然已经看过了赵剑翎的照片,但此时真正看到了她,还是觉得她有一股独特的灵秀气质,是照片所不能表现出来的。同时,半身照既不能体现女警官那匀称的身材,也不能展露她那双玉足,而这些现在他却能都能欣赏到。单薄的夏装完全衬托出了赵剑翎的身材的美妙。女警官的乳峰很尖挺,腰身很纤巧,臀部也很圆润。牛仔裤的末端时而露出了她那纤细的脚踝,赤裸的双脚白皙秀美,极为吸引人。但祈老二却不能把心思放在这里,他手一挥,道:“兄弟们,那个女警官来了。快开车,大家一起上啊!”祈老二的话音一落,两辆面包车一冲而出,驶上了马路。赵剑翎此时已经下了车,向咖啡馆内走去。由于周围没有什么异常,她并不象先前尚未到来时那么焦急了。此时她刚走到露天的咖啡桌边,就听得后面一阵呼啸,立即警觉地转过身来。对方说的是C国语言:“抓住她!”只见十多个人一起从车上跳了下来,向咖啡馆冲来。赵剑翎虽然没有见过祈老二,但在方徳彪组织所保存的照片上看到过他,她马上判断出这是南洋会袭击方徳彪的人。虽然看到敌人人多,但女警官还是毫不迟疑地迎了上去,只要能支撑上片刻,引起方徳彪的注意,在人那么多的地方,想要逃离是很容易的。但是赵剑翎万万没有料到,祈老二早已经识破了她的真实身份,这次要抓的是她。女警官才回身,就被除了祈老二之外的十五个南洋会的歹徒团团围住。拳脚从四面八方向她打来,纵使她武艺高强,面对如此密度的攻击,一时也无法脱身。那些在露天场地和咖啡的人们一看有人打斗,都不禁惊恐地站起身来,向外逃窜,顿时引发了场面的混乱。方徳彪就和莫里斯先生坐在咖啡馆二楼靠窗的一张桌子边,此时楼下一发生混乱,两个人就都看到了。方徳彪一眼就认出了祈老二,站起身来,面带怒容,道:“莫里斯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你和南洋会勾结来对付我的陷阱?”莫里斯先生装出了一脸无辜,道:“南洋会?我不知道啊。他们只是昨天半夜打了一个电话,约我十点商谈。这些我都告诉你了。”方徳彪的两个随行手下之一道:“老板,这里危险,趁着赵月芳小姐阻挡住了敌人,我们还是快走吧。真相早晚能查清楚的。”方徳彪听了觉得有理,道:“莫里斯先生,你以往都不介入不同势力之间的争斗,希望这次你也谨守了你的一贯作风。否则,我日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随后,他立刻和两个手下一起走下咖啡馆的楼梯。他知道要是从正门出去,一定会被祈老二他们发现而围攻,因此找到了咖啡馆的服务员,问清了后门,从后门逃了出去。祈老二看到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被歹徒们团团围住,却依然临危不乱。她倚仗着自己灵巧的身法不停地闪避着歹徒的攻击,而那些靠近她身体的敌人往往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被打倒。虽然祈老二打听到赵剑翎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身手出众,也从南洋会中的人了解到她的确厉害,但想她既然两次被吴老三等人活擒,因此多少有些轻敌,此时一看,才真正知道她并不好对付。十五个敌人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这些人技艺平庸,并没有正式地练过格斗,出手时有没有占据多少先机,因此对于精于格斗的女警官而言,这并不十分可怕。她小心谨慎地应付着,逐渐占据了上风。这十五个歹徒中,真正能够同时靠近赵剑翎身边向她发动攻击的,也不过七八个人而已。由于她出手凌厉,歹徒们同时也要小心她的反击,因此她就获得了不少活动空间,依靠她那轻灵的身法和深厚的武术功底,躲闪和招架这些攻击并不困难。在躲闪和招架敌人的攻击之余,女警官也抓紧了各种机会进行反击。歹徒只要稍有松懈,或者离她太近而其余的人的攻击又不够猛烈,就会被她的拳脚打倒在地。但赵剑翎的力量较弱,杀伤力并不能每次都使敌人彻底失去战斗力。祈老二一看局势,就知道赵剑翎力量较弱,因此首先要防备对方的攻击,只要一旦被击倒,就很容易被男人们按住手脚生擒活捉。同时,他也知道女警官的体力有限,一旦力竭也难逃被擒的厄运。但赵剑翎的优势在于她武艺高强,虽然杀伤力不足,但歹徒被打倒之后都要过一阵才能爬起加入战团,随着人手的暂时减少,又会有更多的人被打倒。现在的情况,恰恰是众人重新投入战斗的速度比起众人被女警官打倒的速度稍慢了一些,因此局势正逐渐朝着对赵剑翎有利的方向发展。现在的局势是已经有倒地的人数已经维持在了五人的水平上,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压力减轻了很多。虽然要将十五个人完全打败也并非不能做到,但考虑到方徳彪一定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打斗,应该已逃遁到了安全的地方,因此她也只要脱身就可以了。祈老二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知道若再有丝毫迟疑,就失去了活擒赵剑翎的机会,立刻叫道:“赵剑翎警官,你的身份我们已经完全知道了,不要再作无谓的抵抗,束手就擒吧。兄弟们,这个可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一定要抓活的。”当“赵剑翎警官”这五个字传入了女警官的耳中之时,她不禁全身一震,一失神间,攻出的一拳击空,同时自己的臀部被背后的一名敌人踢中,身形一阵摇晃。众歹徒见有机可乘,一起拥上。先机已失,赵剑翎连忙收敛心神,但却已经晚了半拍。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她集中全部精力招架和躲闪着,抽不出丝毫精力来进行反抗。一时间再也没有人被打倒,而原先倒地的歹徒都纷纷站起加入了战团。女警官竭尽全力,才顶住了歹徒们这一阵疯狂的攻击,渐渐地将局势持平。但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背部和腹部又各中了一拳,汗衫左侧的短袖处的衣料也在搏斗中被一个歹徒扯碎,露出了白玉般的肩头和胸衣的肩带。她的汗衫短短的下摆更是在搏斗中随着她那剧烈的动作不时地扬起,露出雪白的腰身,极为性感。祈老二眼看着赵剑翎又从劣势中解脱出来,知道再这样下去又会被她占到上风。他看准了时机,迈步上前,亲自加入了这场激烈的搏斗之中。他趁着女警官身形转动,躲避众人攻击的这一刹那,抢先一步占据了有利的位置,攻出了一拳一脚。赵剑翎刚凭借着自己灵巧的身法躲开了歹徒们的攻击,才发现她转到了一个最不利的位置。祈老二的出手迅速而准确,一看就是个练过武的。她只架开了祈老二的一拳,至于那一脚却再也躲避不开,重重地踢在了她的腹部。如果说前几次由于女警官闪避得法,即便被歹徒击中也能通过卸力来减轻敌人的杀伤效果,那么祈老二的这一击则十分严厉。她的身体被踢得飞离了地面,落下的时候撞在了边上的一张圆桌上。只见在这一撞之下,桌腿和桌面都分离了开来。眼看着歹徒们趁机拥上,赵剑翎将桌面向外一扔,仓卒地从地上爬起。遭此一击,女警官的形象显得颇为狼狈,秀发凌乱,上衣下摆更是大幅度地缩起,原本若隐若现的腰身已裸露出了一大截,裤腰也向下滑落了一些,加上在她爬的过程中后部产生的形变,从背面看去,连白色内裤的上沿都露了出来。几个冲在前面的歹徒被赵剑翎奋力掷出的桌面阻挡了一下,未能及时赶上将她按在地上。这使得她侥幸地逃过了一劫,只是她还没有完全站稳,就又被歹徒们团团围住,不但没半点脱身的机会,甚至连处境比之先前也没有丝毫的改善。祈老二一击得手,就知道自己事前的判断完全正确。他的武艺和傅文乾在伯仲之间,是南洋会中最强的人,再加上十五个手下一起出手,恰好比赵剑翎强了一筹。正因为他有这样的判断,否则他会再多带一车人来。他再度凝神注视着战局,寻找出手的机会。只见女警官刚从地上站起,被一拥而上的歹徒们一阵围攻,几乎没有丝毫反击的机会。但这一轮进攻全被她化解开之后,她立即全力出手,试图利用周围有几张桌子的地形,从中脱身。不料她才打倒两个人,突然感到有一股凌厉的风声,凭直觉她知道这是祈老二的出击。祈老二的武艺不俗,她不敢有丝毫怠慢,只能放弃继续追击,身形向左侧一晃,避开了祈老二的一击。但她的动作虽然快,祈老二却立即变换招式,先前攻出的一拳转为勾手,直击赵剑翎的咽喉。但赵剑翎的背后就如长了眼睛一般,连忙再度晃动身形,再度避开了祈老二的袭击。女警官知道,如果她不能击退祈老二而只是闪开他的攻击,就没有机会击倒其他的歹徒,从中找到脱身的机会。因此她闪过正面两个歹徒的攻击,一脚踢倒一个敌人,随即就再度向左侧晃动,转过身来。只见祈老二左腿在地上一蹬,人已跃起,右腿飞出,趁着赵剑翎还没有完全转过身来之时,直踢向她的身体左侧。这一击非常迅速,女警官躲闪不及,只能伸左臂一挡,但男人的力大,踢得她上身向右后方微微一挫,不能迅速地发动反击,而此时祈老二的手下却利用这一瞬间,赶到了她的两侧和后方。赵剑翎心中暗暗叫苦,她断然没有料到,自己虽然阻挡住了南洋会的人袭击方徳彪,却陷入了重围之中,已是寡不敌众之势,如果再不能脱身,就会被歹徒们活擒。更令她吃惊的是,南洋会居然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一旦落入魔掌,后果不堪设想。女警官虽然心中焦急,但严格的训练和多年的经验使她依然临危不乱。来自正面的祈老二的攻势非常凌厉,她一边招架着,一边躲闪着来自周围的攻击,虽然完全处于守势,但如果贸然进攻只会更快地被打败。又支持了大约一分钟,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她虽然不停地躲闪和招架着来自四面八方得攻击,并偶尔抓住仅有的一些空隙击倒一两个敌人,但整体的局势却没有丝毫改观。女警官的体力迅速地消耗着,她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心中也愈发焦急,却没有丝毫办法。随着体力的急剧消耗,赵剑翎的动作也不如先前那么敏捷了。这样以来,有一部分攻击已经不容易躲开了,她只能顺着对方的攻击线路作出一定的移动,这样虽然被对方击中,也不至于立刻被击倒。她唯一必须闪开的是来自祈老二的势大力沉的拳脚。女警官的背部、臀部、腰部、腹部、两肋都不断地被来自各个方向的歹徒的拳脚击中,即使她采取了卸力的措施,但依然被打得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但这也只是唯一继续支撑下去的办法了,而且她的支撑也显得极为勉强,随时都会被歹徒们彻底击败。就这样,赵剑翎又支撑了半分钟,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打得隐隐作痛,她的反击能力也随之越来越弱,一失神间,被祈老二横扫的一腿踢中了腰部。她发出了一声惨呼,身子再度被踢得飞起,重重地摔在了一侧的地上。女警官顾不上全身上下的疼痛,立刻双手支撑地面,打算在歹徒们拥上之前爬起来,但已经晚了。她才爬起到半蹲的姿势,就有两个歹徒赶到,从左右两侧扭住了她白玉般的手臂。另一个歹徒则从背后一把将赵剑翎拦腰抱起。女警官力量不及男人,此时又体力不支,上身被三个歹徒牢牢地按在了一张咖啡桌上,赤裸的双臂被人粗暴地反剪到了背后。随后她那不断向后蹬踢的双脚也被另两个歹徒抓住。祈老二命令道:“快把她绑起来。”马上有歹徒递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绳索。两个扭住女警官的手臂的歹徒用一条绳索将她的上身五花大绑了起来,抓住她双脚的两个歹徒则用另一条绳索将她那纤细的脚踝绑住。身手不凡的女警官很快就被捆绑得失去了有效的反抗能力。祈老二看到赵剑翎已经完全被擒住了,道:“得手了,我们走。”四个歹徒分别架着赵剑翎的双臂和双脚,将她抬着。众人一起奔向了停在不远处的面包车。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女警官虽然竭力地挣扎着,但除了使得汗衫短短的下摆更为向上缩起,腰部白玉般的身体越露越多之外,没有丝毫的效果,根本无法摆脱被活擒的局面。面包车呼啸着离开了XX中心。当这两辆车转出那条进入XX中心的路道之时,交错而过的是几辆轿车,里面满载着方徳彪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