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后的强奸
最后的强奸
赵剑翎躺倒在地上,被反绑着。一个歹徒正骑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歹徒双手牢牢地抓住女警官的乳峰,夹住了自己的生殖器,拼命地挤压着。“啊!住手!啊!”赵剑翎艰难地扭动着裸体,羞耻地呻吟着。乳交几乎使她快要崩溃了,晶莹尖挺的乳峰被捏成了各种形状,剧痛不停地从胸尖传来,她的乳沟中早已被白色的粘液充满。歹徒发出了赞叹的声音,精液喷射而出,随后满意地从她的身体上离开。赤裸的赵剑翎一直寻找着逃脱的机会,但是双手被反绑,无论如何也无法施展自己高强的武艺。赵剑翎的身上仅存着短小的内裤,只是被玩弄身体,尚未被强奸,而其余三个年轻的女刑警则完全赤裸,成为了歹徒们强奸的对象。其中,女刑警队长由于容貌绝色,是歹徒们集中强奸的目标。她那一丝不挂的身体被歹徒们反复地轮奸,干燥的阴部完全被男人的精液湿润。杨清越不知被强奸了多少次,只是在痛苦中一次次地晕过去,又一次次地醒来。一个歹徒赞叹道:“女刑警就是和一般的女子不一样。被强奸了那么多次,依然一点性欲都没有,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另一人看着满脸刚毅的赵剑翎,道:“瞧这个女国际刑警,在这样的性虐待下,反应就像是个处女一样。”歹徒们爆发出了淫邪的笑声。女国际刑警又羞又愤,却没有办法反抗。周老大道:“怎么样?可以招供了吧!”赵剑翎骂道:“你这畜生……”“把她放到床上,剥掉内裤。”几个歹徒把女国际刑警抬到了一张床上,剥掉了她短小的内裤,然后将她的双脚解开,分开之后再用绳索绑住脚踝,将双腿吊向空中。赵剑翎就这样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反绑的双手被压在身体下面,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绑住,将两条修长的腿分开拉向空中,使得她的阴部一览无余。尽管从姿势上看完全像一个妓女一样,但是赵剑翎那独特的气质,雪白的身体却透出一种冰清玉洁的气息。周老大道:“赵警官,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再不说出是谁把消息透露出来的,我就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把你强奸。”赵剑翎冷冷道:“你们这群亡命之徒,我不会屈服的。”周老大爬到了床上,解下裤子,随后双手分别拿住女国际刑警的大腿根部,毫不怜惜地将生殖器插入了她那干燥的阴部。“啊!”凄厉的呻吟声立刻响起。赵剑翎完全没有性欲,干燥的阴部被歹徒的生殖器强行插入,产生了无法忍受的剧痛。周老大双手抓住了赵剑翎的大腿根部,猛烈地抽插着。“啊!啊!啊!”赵剑翎挣扎着赤裸的身体,但是这正好迎合了周老大抽插的节奏,男人肆意地强奸着这个贞洁的女警官。在最先被凌辱的时候,赵剑翎只是感到羞耻,然而现在的呻吟声中,则几乎完全是因为疼痛。她知道,如果有一些性反应,会使这种剧痛缓解,但是一个原本高高在上的女警官,怎么能在这些卑鄙无耻的歹徒的蹂躏下产生性欲?“啊!别这样!啊!啊!”女警官竭力维持自己的尊严,她的挣扎是如此剧烈,不停晃动着头部,那秀美的脸庞痛苦地扭曲着。很快,周老大满意地叫了一声,把精液射入了赵剑翎的体内。“怎么样?赵小姐,被强奸的滋味不错吧!听说你是被不少人强奸过了,但是没有想到被轮奸过的女人的阴道居然还这么紧,实在是太令人满意了。如果你继续坚持不合作,我就只能让我的手下一个个来享用你的身体了。”赵剑翎被强奸得几乎虚脱了,只能有气无力地道:“你们……无耻……”周老大手一挥,几乎所有的歹徒立刻围到了床的四周,欣赏着被捆绑的女警官秀美的裸体。周老大道:“大家注意了,这个女国际刑警虽然被不少人强奸过,不过无论从身体的反应还是阴道的松紧看来,都还和处女一样,又难得武艺高强,生性贞洁,我们可不要把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男人们爆发出一阵欢呼,他们早就对这个女警官垂涎三尺,前面由于没有得到可以强奸的命令,因此只能玩弄她的身体,忍不住就实行乳交。现在,他们争先恐后地冲向了被捆绑的赵剑翎。周老大退到了一边,淫邪地笑着,看着这一幕精彩的情景。“啊!”赵剑翎的阴部再次被男人插入,另外有几个男人则围在她的身边,肆意地玩弄她那赤裸的身体的各个部位,好几双手抚摸着雪白的身体上几乎每一寸肌肤。“啊!啊!放开我!啊!”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完全被歹徒们征服,她的下身遭受着残忍的强奸,丝毫不顾及她是否有性欲,她那纯洁的身体被人肆意地玩弄抚摸,她挣扎着、呻吟着,渐渐地,在剧痛之下晕了过去。但是男人们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继续享受着奸淫的乐趣。肆意的奸淫轮流地进行着,赵剑翎在剧痛中醒来,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的眼中忽然出现了惊异的神色,随后,目光变得冷峻和愤怒。虽然坚强的女警官赵剑翎在被赤身裸体地擒住之后一直带着愤怒和羞耻的神色,但是这一次有一些特殊,这些完全落入了周老大的眼中。现在正在强奸女警官的是一个叫“灰蛇”的人,赵剑翎认得他,因为他正是提供消息的内线!事实上,偶然的机会,在外地围剿一个黑帮的过程中,赵剑翎抓住了灰蛇,当了解到他是这个妇女贩卖团伙的一员后,赵剑翎给了他一个以功抵过的机会,使他成为了警方的内线。当然,他的身份只有赵剑翎才知道,所有杨清越等人了解到的消息都是从赵剑翎这里得到的。然而,现在强奸她的,正是灰蛇。的,原本灰蛇下定决心脱离这个犯罪团伙,因此偷偷向赵剑翎传达了不少情报,结果导致女刑警队长杨清越伪装打入了一个据点,最后为盛剑华捣毁,折损了大量的人手,而盛剑华也因此被擒住。但是,在这个郊外的仓库中,当他看到被擒住的盛剑华和黄悦斐是那么迷人性感,看到赤裸的杨清越被捆绑着押进来的时候,他开始动摇了。女刑警队长的绝色美貌,使得他心动不已。起先,他存有悻的心理。因为杨清越、盛剑华、黄悦斐三人都不认识他,所以在强奸杨清越和黄悦斐时,他大胆地参与了进来,希望由于参与奸淫的人很多,以后不会把他认出来。毕竟,裸体的女刑警队长实在太吸引人了,在强奸了一次之后,他又忍不住强奸了第二次。这时,他觉得有些难以幸免了,因为刚毅的女刑警队长在被奸淫时,几乎要喷出怒火的眼光盯得他有些心虚。直到看到赵剑翎被捆绑的裸体,他终于决定完全改变主意。灰蛇对于这个武艺高强、精明能干的女国际刑警则是又敬又怕。他一共只见过她两次,第一次就领略了她剿灭黑帮的手段,而且在被逮捕之后答应了作为警方的内线,后来一次见面则是约定如何联络。自然,灰蛇惊诧于赵剑翎秀气的容貌和清纯的气质,也曾经幻想过有一天能够和这个女警官性交,但也知道希望过于渺茫。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天赵剑翎穿着一件紫色的衬衫,开着V字领口,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东西时,他偷偷地从领口向里面看去,那道陷入的乳沟,在胸衣边缘的贲起的晶莹胸肌。他很庆幸自己能看到赵剑翎的春光外泄。在他看到武艺高强的赵剑翎赤身裸体地被歹徒们捆绑着时,他完全兴奋了。起先,他躲在人群中,欣赏女警官秀美绝伦的裸体。雪白的肩头、纤细的腰部、紧绷的腹部、白玉般的背、修长的大腿和纤美的赤脚,这些原本都根本无法看到的,而现在全部展现在了眼前,贞洁的赵剑翎身上仅存内衣裤,被歹徒们拷打和蹂躏。周老大拷问赵剑翎的时候,灰蛇有些担心自己的处境,但后来看见女警官的刚毅,知道她不会说出自己。起先,灰蛇还不敢上前蹂躏赵剑翎,因为他毕竟害怕会有变故。后来,当看见周老大将她强奸之后,他信周老大已经完全控制了局势,赵剑翎也永远没有逃脱的可能了,于是,他也加入了轮奸的行列。现在,他完全沉浸于强奸女警官的快感之中。“啊!啊!啊!”赵剑翎呻吟着,她绝对没有想到,现在正在强奸自己的人就是她所布下的内线。在被擒住之后,女警官惨遭拷打、蹂躏、和周老大的强奸,都是因为她没有说出内线是谁,然而现在,她却被这个人肆意地奸淫,绝望之感涌上心头。灰蛇看着这个被自己征服的女警官痛苦地扭曲着清秀的脸庞,加大了一抽一插的力度,梦想成为了现实,他肆意地享受着挣扎的玉体,双手蹂躏着女警官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灰蛇把精液射在了赵剑翎的体内,拔出了生殖器。刚刚从强奸中缓过来的赵剑翎冷冷地骂道:“畜生!”随后,灰蛇就听到了周老大拍起手来:“真是一场好戏。女警官在拷打、蹂躏和强奸之下都没有说出内线是谁,不料最后却被这个内线肆意强暴。哈哈哈!真是难得。”灰蛇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他实在无法想像,周老大是如何知道自己是内线的。赵剑翎也有些吃惊。周老大继续道:“赵警官,我知道你十分痛恨这个人,我就替你把他给解决了吧。这样我就安全了,你们四朵警花也好安心一辈子当妓女。哈哈哈!”灰蛇语音颤抖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周老大道:“看脸色猜的。你享受乐趣的时候,赵警官的表情和被别人强奸时大不一样,我就猜到是你了。”灰蛇瞪大了眼睛,开始后悔。他原本担心的是女刑警们逃出魔掌之后找他算帐,没想到结果却是要被周老大清理了。周老大道:“把他给我打死!”立刻,歹徒们上前,要对付灰蛇,但灰蛇突然拔出了一把闪亮的匕首,冲在前面的几个人惨呼了起来,三个人倒在了地上,另外两个负伤而退。灰蛇闪到了一边,把躺倒在地上的女刑警队长杨清越一把拉起,匕首指在了她的咽喉上。灰蛇道:“你们要是再向前一步,我就把她杀了。”在灰蛇看来,杨清越是四个女刑警中最美艳的,他知道所有的歹徒都对这个女刑警队长十分心动,这点从被杨清越被强奸的次数中可以看出。周老大冷笑道:“你以为我是谁,为了一个与我为敌的女刑警队长而放走出卖我的叛徒?”灰蛇道:“老大,这次在××市,你损失了大约一半的实力,却一无所获。这几个美貌的女刑警就是你唯一收获。你要把这四个女警带到V国顾老三那里,用作招待老顾客的妓女。只有用这几个相貌清秀、性格贞洁、武艺高强的女刑警才能弄到大价钱,才能够补偿你这次的损失。”周老大道:“那么少一个也无所谓,三个就足够了。”灰蛇道:“四个人中,赵剑翎警官气质纯洁脱俗,虽然也是佳品,但若论美色,杨队长可是当仁不让。这么一个绝色美女,你自己也要享用,而且到时候也是最大的一棵摇钱树,你舍得让她就这么死么?”周老大道:“看来你倒很有把握。”灰蛇道:“原来没有把握,但是看你居然和我说了那么多话,我就知道你的在乎。和你交谈的时间越长,我的把握也就越大了。”周老大道:“好!我答应你。”灰蛇道:“快,叫人闪开,让出道来,让我走。我走到门口,你们不许跟过来,我就自然把杨队长交给你。”周老大道:“你们让开一条道。”此时女刑警队长全裸着,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脚的脚踝也被绳索牢牢绑住,灰蛇觉得拉着杨清越过于费力,于是用匕首割开了杨清越脚上的绳索,道:“杨队长,你最好还是和我合作,否则就没命了。”灰蛇把裸体的女刑警队长挡在面前,缓缓地走向了仓库的大门。杨清越在惨遭了歹徒的轮奸之后,似乎还没有恢复体力,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慢慢地走着。灰蛇嫌杨清越走得太慢,用左手在她的左乳蒂上重重地捏了一下,道:“快点!”“啊!”疼痛之下,杨清越呻吟了一声,走得略微快了一些。到门口不远的时候,灰蛇转过身来,依然把裸体的女刑警队长挡在身前,向后一步步退到了门口。“老大,车的钥匙扔过来。”周老大点了一点头,立刻有一个歹徒将一把钥匙扔了过去,落在了杨清越的脚边。灰蛇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险境,所有的人都在五米开外,只要他拿起钥匙逃出仓库,开车之后,别人就再也追不上了。至于警方么,四个重要的负责人都落在了周老大的手里,自然乱成一团散沙,根本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他冷笑道:“老大,多谢你今天放我一马。”说完,他将杨清越一推。原本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似乎在歹徒们的蹂躏之后,无力反抗,向前跪倒。灰蛇俯下身,用左手去捡地上的钥匙。突然,枪声响起,不知什么时候,周老大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击中了灰蛇的手腕,灰蛇惨叫一声,手中的匕首落在了地上。枪原来是赵剑翎的,放在她的小包里。赵剑翎被擒住之后,包也被歹徒们拿走了,枪自然就落在了周老大的手里。虽然如此,但灰蛇还是忍痛捡起了钥匙逃了出去,周老大立刻追出仓库,几个歹徒也跟了出来。周老大对着正在逃跑的灰蛇就是一枪,结果了灰蛇的性命。“这个该死的叛徒!”周老大骂着走回仓库。突然,倒在仓库门口的杨清越弹了起来,周老大知道出事了,但是已经来不及反应,他已经知道是怎么一会儿事了。女刑警队长也许早就恢复了体力,只是在等待机会。就在杀灰蛇的时候,倒地的女刑警队长设法用反绑的双手拿到了灰蛇落下的匕首,割断了自己手腕上的绳索。杨清越的膝盖撞在了周老大的腹部,左手切中了周老大的手臂,右手拿着匕首,将后面上来的两个歹徒结果。周老大的枪落在了地上,但由于歹徒们一拥而上,女刑警队长根本没有机会拿地上的枪,只能枪先一脚将枪踢到了墙角,奋力抵抗冲上的歹徒。周老大的手下一个个倒了下去,伤亡惨重,但杨清越却忘记了此刻双脚赤裸着,踢出的一脚虽然击中目标,但是却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反被歹徒抓住了纤细的脚踝,女刑警队长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盛剑华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能否脱险在此一举,虽然手脚都被捆绑,但她奋力地将身体滚向墙角边,由于歹徒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杨清越身上,居然没有注意她。女刑警队长的匕首终于被打掉了,一个歹徒用柳条抽打着倒地的杨清越,在她那雪白的裸体上留下了醒目的鞭痕。周老大一看周围,仅剩下了三个手下,愤怒不已,和另两个歹徒一齐用穿着皮鞋的脚踢着裸体的女刑警队长,杨清越再度陷入歹徒们的残忍蹂躏之中。枪声再度响起,歹徒们纷纷毙命。盛剑华拿到了枪,艰难地用反绑的手扣动了扳机,解救了所有的女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