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欲海无涯の淫僧传
欲海无涯の淫僧传
望着远处山脚破旧的寺庙,看着山上熟悉的一草一木,我感慨万千,三年来,元阳大法终于已经练到第三层了,
按照秘籍所说,如要继续突破则需要和女人结合吸收阴精才能进入下一个境界。打定主意准备拜别师傅然后下山,
我转身走出山洞,朝山脚下的破旧寺庙纵身飞去。破旧的寺庙中供着师傅的灵牌,我拜了三拜后,收拾好行囊,沿
着杂草重生、蜿蜒曲折的小路向山下走去……

我叫王峰,出生在XX镇XX村,从没有见过亲生父母,是师傅一日外出化缘时,在路上把我拣回来的,除了
包着我的衣服上面写了个名字外,其他线索什么都没有留下。尚在敖敖待哺的我全靠师傅一手养大,我和师傅生活
在一个很破落的寺庙里,寺庙里除了几尊破旧的佛像以外什么都没有(后师傅告之,这几座佛像大有来头,分别是
如来佛祖、送子观音、财神赵公明和欢喜佛尊,因寺庙年久失修,日益破落,后来解放后又到处打击迷信活动,才
没有香客来进香),更不用说什么香油钱和供品了,全靠化缘、采摘野果野菜才把我养大,吃百家饭的我用骨瘦如
柴来形容非常恰当,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长了一根粗大的肉棒,我后来才知道小时候在后山经常吃的那种草叫壮阳
草。

十岁时师傅便用剃刀给我剃了度,并赐予了我一个法号:悟能,按师傅当时说的寓意其实很简单,悟能就是因
悟而能。(与西游记里面猪八戒的法号悟能一样,虽没有继承八戒好吃懒做的习性,但好色的习性却发扬光大。)
从此我每日在师傅的要求下清心寡欲、诵经念佛、侍奉佛祖,功课做完后就出去和师傅一起化缘,一晃就是五年,
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我可能有朝一日成为得道高僧,流芳百世也说不定,没想到后来居然成了淫魔……

在我十五岁那年,一次师傅去邻村化缘时,把钵里的饭菜汤不小心泼在当地一恶霸身上,遭到了一顿毒打。那
个恶霸姓林,大概三十多岁,听说是乡长的一个什么亲戚,村长为巴结乡长就给了他一个村委办公室主任的小官,
他又纠集了附近几个村的闲汉,经常打着体察民情的幌子在村里田间地头欺男霸女、无恶不做,仗着乡长和村长给
他撑腰,在附近几个村俨然是土皇帝,为恶一方。那天林恶霸去调戏同村的张寡妇,结果给张寡妇骂的狗血淋头回
来,心情正不爽的时候,我师傅把菜汤泼的他衣服上,自然让他大为光火,不顾我师傅的苦苦哀求,叫了几个闲汉
就是一顿毒打,可怜我那师傅本来就身体单薄,哪里经的起众人的拳头,后来给村里的几个好心人抬回来时已经奄
奄一息,师傅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就把我叫到跟前,「悟静徒儿,为师欲往西天极乐世界去了,尘世间的一切,
除你之外已不再挂念,那座欢喜佛佛像台下有些物事留给你,另外你以后可以下山去帮我看望下我俗世里的女儿,
为师俗名叫夏富阳,你可往洛阳夏家村一问便知……」话声越来越小,渐渐声息全无,我悲上心头,陶嚎大哭,后
来在村里的人的帮助下,把师傅葬在了寺庙后面的空地上。

师傅过世后一个多星期,我才从悲伤中醒来,要不是同村的几个老人家的救济估计也饿死了。浑浑噩噩间猛然
想起师傅临终前的嘱托,推开佛象后,发现里面有一本古朴的书和一颗看起来不起眼的石头,旁边还有一封信,我
打开信一看,竟然是师傅写给我的,「徒儿,为师几天前就已算到近期会有一劫难,怕来不及交代后事,故留信于
你,留待于你的两种物事是为师偶然得到,一本乃元阳大法,另一颗是百年前一位得道高僧涅磐后的舍利子,为师
无福消受,特留于你,望好自为之!」翻开元阳大法,第一页上面也有备注,大意是:「吾乃白马寺主持的师弟了
空,无意间习得元阳大法,后发现此法练成后虽可纵横天下,但必须经常和女子结合,所谓孤阳不生,孤阴不长。
只有经常吸收女子的阴精才能更好的控制心中的元阳之火,但我辈乃佛门弟子,如破了淫戒唯恐日后会下阿鼻地狱,
故留待给有缘人习之。」看了备注,我暗想:我也是佛门弟子啊,那不是不能学?

那师傅的仇怎么去报啊?貌似有句话是这样说道: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留!恩,那只要我心中有佛祖不就行
了吗……

不管了,先练了再说,对男女之事的好奇心如一颗小石子扔在平静的湖面,荡起一圈圈波纹,正如哪位圣人所
说佛与魔只在一念之间。翻开元阳大法,由于是第一次看男女性爱妖精打架的画面,况且那画面栩栩如生,只看的
我面红耳赤,连裤裆顶了好大一张帐篷都没有注意,直到肚子饿的咕咕叫时才回过神来。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喃
喃自语:「太厉害了,那姿势、那动作……」

在下山的时候我碰到了以前接济过我的几个村民,听到我要去洛阳寻找师傅出家前的家人,很热心的让我先去
村里住两天,我拗不过就跟着他们去了村子里。

八十年代初期,很多村子里都很穷的,但大部分村民本性都是很善良很淳朴,也比较迷信的,(这不是瞎编,
现在农村里都还有,人死后请和尚道士做法事的习俗。)所以一般对和尚道士都称呼大师和道长。我虽然比较年轻,
但也跟着师傅做了不少法事,师傅去世后附近村民家里有丧事时也请过我很多次,几个村民都很客气的称呼我为大
师,争着让我住到他们家里,最后经过决定我每家都住几天,让他们都沾一下佛气。

第一天我就住在刘老汉家里,刘老汉早年妻子难产而死,因家庭成分不好(富农)文革时又给人打瘸了腿,还
好他妻子给她生下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女儿,不至于一个人孤苦伶仃,父女三人这些年来相依为命,日子也过的很清
苦,我去他家的时候,刘老汉的大女儿刘霜和小女儿刘丽读书还没有回来,我得已了解他家里的一些情况。

傍晚时分,刘老汉就开始烧水做饭了,没过多久,刘霜和刘丽就回来了,一进门就看见我,我细细的打量了一
下两女,大概有十五六岁的样子,瓜子型的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显得很秀气,乌黑的头发给扎成马尾辫,夏
天天热,两人都穿着的略显稍大的米白色衬衣下微微鼓起的胸部,甚至依稀还能看到里面的突起,柳腰摇摆,无不
突出两人的青春活力,更难能可贵的是两女长的真是一模一样,又都是这样动人。刘老汉好福气啊,竟然有这么一
对可人的女儿,我闻着扑面而来的处女气息心醉不已,纯正的处女可是对我练的元阳大法有莫大的帮助。

「爹,这和尚是谁啊,怎么跑到咱家来了啊?」看呆了的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左边的刘丽就喊问道(后来
才知道她是刘丽)。

「不要对大师无理,大师过几天去洛阳,我好不容易才请他来我们家住几天,快叫大师。」刘老汉跑过来对两
女道。

「大师好!」两女异口同声道,我装模做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两位女施主好。相识就是缘分,不知女施
主信不信佛?」

两女对望了一眼,扑哧一笑,道:「大师,我爹是很信佛的,以前我们也信,但上学了以后学校的老师告诉我
们世上是没有佛祖的,所以我们是半信半疑。」

我假装斥道:「如此说来,你俩还不是无可救药,你们学校的老师了无慧根,又怎能知晓佛法的精髓呢?待晚
上本大师施展浩瀚佛法,为你俩开启慧根、打开灵智,接受佛法的洗礼!」

刘老汉听到后雀跃万分,欢喜不已,「还不快谢谢大师!」我望着青春美丽的俩女,对刘老汉说:「此次施法
需要一处静室,施法中任何人不得打扰,且时间比较长,需要六个时辰。」「这样啊,那吃完晚饭后我就打扫一间
房,晚上我就去王三哥家里去睡,不会打扰大师的,请放心。」刘老汉忙道。

我表面装做很勉强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自从练习元阳大法以来,虽然天天看书中妖精打架的画面,但
还从没有真正的干过女人,平时又要装得道高僧,也不敢偷看妇人,容易吗?工夫不负有心人啊,等待多年的机会
终于来了,不来则已,一来就俩漂亮的双胞胎啊,比画中的女人毫不逊色,想到此,肉棒又硬了起来,出家人也涨
的难受啊,还好穿的裤子够肥大。

施礼后,我借口方便,走出门来……

吃完晚饭后,刘老汉亲自动手把里屋认真的打扫了一遍,然后对着正在擦嘴的俩姐妹千叮万嘱:「千万要听大
师的话,大师要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知道吗?」

看着俩姐妹天真无邪的样子,我一阵偷笑。「大师,我去前面的王三哥的家里去歇息了,如果有什么事就去前
面大声喊我几声。」刘老汉交代道。我点了点头,望着刘老汉远去的背影,走进里屋……

「你们姐妹俩先去洗澡,记得要洗得干干净净的!」我吩咐道。「为什么要洗澡啊?」刘丽问。「施展佛法时,
需要先沐浴更衣焚香,以免对神不敬!」我又在装神弄鬼,等姐妹俩洗澡之际,我从包裹里拿出三根香,这三根香
不是普通的香,而是根据秘籍里的秘方制出来的迷魂香,香味和檀香一样,但闻者不到一时三刻就会意识昏迷,醒
来后也不会记得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是采花贼的最爱,三根香足以让姐妹俩昏迷到明天早上,我事先吃了解药并点
燃香,然后静坐在地上装得道高僧。

不久俩姐妹就走了进来,我看着刚沐浴完的俩姐妹,鼻子闻着清新的处子香气,好似全身的毛孔都在舒服的呻
吟。「刘霜刘丽你们俩象我一样,先盘坐在地上,手心朝上放在大腿的膝盖上,闭上眼睛,先大口呼吸三次,屏气
凝神,仔细体会佛法的精髓,我等会就为你们施法……」俩姐妹果然很听话,大口呼吸了三次,还没等我再次装神
弄鬼,就身子一歪,倒在一起。此刻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用手指捅捅这个,捏捏那个,生怕姐妹俩醒来,还好
都没有动静,看起来象熟睡状态。我把俩姐妹抱到她们平时睡觉的床上,过程中免不了揩油,急色的我连俩女的衣
服都没脱就开始上下其手,感觉还是刘丽的胸部似乎要大点,很小心的把她们的衣服仔细的脱下来时,毕竟事后还
是要帮她们穿回去的,我可不想给刘老汉抗着锄头追杀。

望着眼前的两具给我剥光的雪白肉体,上面耸立的乳峰、纤细的柳腰、已开始长毛的三角地带,我呆若木鸡。

「就让凭僧用肉棒来给你们洗礼吧!」邪恶的念头再也揭制不住。急不可待的脱了自身衣服,赤条条的走向姐
妹俩,怒挺的肉棒在月光下一抖一抖,我把姐妹俩并排放在床上,然后扑了上去,贪婪的吻上刘霜诱人的小嘴,灵
活的舌头很快就钻进她的口里捕捉滑腻的丁香,使劲的吸舔,手也没有闲着,在四座雪白挺立的奶子之间来回的搓
揉,手感非常柔软,搓揉中感觉到少女奶子中还有点硬,还处于发育中吧。

嘴里叼着嫣红艳丽的粉红乳头,疯狂的吸撮,四个小乳头在我的努力下,很快就膨胀的站立起来,只差没把俩
女的奶给吸出来。看着两女在我如此疯狂的动作下都只是脸色潮红,有点象做春梦的样子。我两手分别向姐妹俩的
迷人森林探去,穿过有些稀松的丛林,来到潺潺流水的小溪口,用手一摸,湿了?没想到刘霜身体这么敏感,就来
感觉了。

我弓起身子,借着月色,爬到俩女的身下,我举起刘霜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把脑袋拱进她的两腿之间,直到鼻
子都快碰到阴唇了才停下来,我把她的两腿支成M字形,用手指拨开花瓣,一片粉红呈现在眼前,如同桃花鲜艳,
阴唇上边还屹立着一颗可爱的红豆,书上说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我又探头到刘丽的腹部,拨开整齐的野草,暴
露在空气中的花瓣散发着少女特有的味道,清新芬芳之中又带了点骚骚的怪味,但似乎更能引发我的兽欲,肉棒又
涨了几分,我猛力一吸,使劲吞了下口水,艰难的咽下去。伸出舌头有力的覆盖在花瓣上,仿佛俩女的花瓣是那甜
美的蜂蜜,来回的舔弄,有时还含着她们的红豆一阵猛嘬,引得小溪口象决堤一样,往日干涸的小道现在淫水汩汩
流……

我再也忍受不住,我要占据这美妙的肉体,我要把两个美丽的少女变成少妇。

跪坐起来,左手扶着刘霜的大腿,右手握着肉棒,对着已经给淫水湿透了的花瓣,缓缓刺了进去,阴道已经很
湿了,低头看着肉棒一点点没入粉红的花瓣,第一个感觉还是有点紧,刚开始进入时还比较顺利,很快就给一层薄
膜挡住了,处女膜三个字浮出脑海,我吸口气把肉棒退出一点点,然后猛一冲刺,啪!的一声,在宁静的夜晚显的
格外刺耳,不知是处女膜破了发出的声音还是我们肉体撞击的声音,我来不及细看刘霜处女膜破裂因疼痛紧皱的双
眉,俯下身含住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摸着刘丽的娇嫩花瓣,边舔奶子边插穴连带摸穴,肉棒大概抽插了不到五分钟,
佛爷我就忍不住低吼一声,在里面射了,这也是贫僧的第一次,望着旁边的刘丽,我忍不住又笑了,来让佛爷继续
和你一起参这欢喜禅……

我趴在刘霜身上休息了一会,然后支起身子,缓缓抽出刚刚射精正在慢慢变软的肉棒,刘霜略显红肿的花瓣口
给肉棒有力的撑开,稀松带卷的阴毛已经糊满了黏液,阴道口一丝丝处女鲜血混合着白色精液流了出来,月光正好
照在桃源洞附近,贫僧哪里看到过这样令人血液沸腾的一幕啊,多么淫荡迷人,刚刚变软的肉棍如同吃了兴奋剂一
样再度变的坚硬如铁,龟头的顶端还沾着她的处女血迹和我先前射的精液,再次钻进刘霜的嫩逼,在已经变的更加
湿热狭窄的腔道里来回耸动起来……

这次的时间比第一次做爱要持久,之前已经射过一次,虽然肉棒还是给里面的嫩肉箍的很紧,但我已经没开始
那么激动敏感了,抽插的节奏也控制的很好。

抽插一阵后,望着和刘霜并排躺着的刘丽,我当然不会厚此薄彼,于是一会用左手搓揉旁边刘丽的少女乳房、
捏她乳头,一会用手指头抠她小穴,抚摸她的阴毛,不时逗弄已经充血的肉豆,经过一番抠弄,粉红的小嫩穴很快
就流出了丝丝淫水,把花瓣处浇灌的泥泞不堪。

我突然很想试试刘丽的嫩穴,比较一下俩姐妹的穴是不是也一样的迷人,脑海中突然跳出这个邪恶的念头。想
到就做,马上从刘霜的穴里拔出阴茎,举起刘丽的大腿,对准目标,塞进龟头,正准备猛力冲刺时,依稀记起她似
乎也是处女,于是慢慢把龟头推进去……

紧窄并滑腻的小穴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夹着我火热的阴茎,让我舒服的直呻吟,两姐妹的穴都是那么的紧,处
女就是好啊……

肉棒前进的路上很快给一层膜挡住了前进的道路,我这次没马上撞破,而是停了下来,摇着屁股,用龟头来回
在里面磨,手和嘴也不闲着,抓着两只奶子尽情的揉,嘴里也含着娇艳的乳头猛舔……

龟头才磨几十下,敏感的阴道内感觉越来越滑腻,我火热的阴茎也越来越粗壮。「把你的贞洁也献给佛爷吧,」
我口中念念有词。猛一挺枪,扑哧!刘丽的处女膜就这样给我贯穿了,与此同时,刘丽也发出了一声沉闷痛苦的鼻
音哼声,似乎知道她已经被我破了身,但这时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只想狠狠的发泄一下心中狂涌的欲望。

我趴下身,搂住刘丽的脖子,对着她美丽的小嘴一阵狂吻,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扑哧!
扑哧的水声连绵不绝,还真是个淫荡的女娃儿,不一会刘丽竟然不自觉的发出了迷人的哼哼声,吓我一跳,接着又
一想不可能这么快醒来,继续开垦这块肥沃的土地。(事后我分析应该是:开始我和刘霜做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
心情比较激动,没做几下我就射了,可能她还没有充分感觉到性爱的美妙。刘丽不同,在之前我就已经挑起了她的
情欲,调情比较多,现在她身上基本上都布满了我的口水,身体也比刘霜更加的敏感,主要体现在淫水泛滥。)

「恩……哦……忽……」

难怪男人都喜欢听女人叫床,刘丽才只是哼哼唧唧几声,我就已经忍受不住,不由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也更
加的深入,有时碰到她的子宫刘丽的哼声明显变的更大,似乎达到了高潮,嫩穴深处的淫汁也不断的喷洒在我龟头
上。

「呼。呼。呼……」我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不断冲刺的龟头一阵酥麻,我知道
又快要射出来了,猛吸一口气,双手抱紧她的肩膀,肉棒进出的速度更加狂暴,最后深深抵在她的子宫里喷射出炽
热的精液……

今夜连续帮俩姐妹开了苞,破了处女之身,还在她们的身体里播下了欢喜佛的情欲种子,后来俩双胞胎因为情
欲旺盛,结婚后竟然和她们的公公、伯伯啊等亲戚也发生了关系,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俩姐妹后来成了镇里最风
骚的女人,此乃后话,暂且不提。我这次也借俩女的纯正处女阴精提升了不少功力,真是受益匪浅,我看着脸色潮
红的俩姐妹,一手搂着一个,满足的睡去……

半夜尿急,我起来撒尿的时候,天还没亮,皎洁的月亮还在天空挂着,趁着月色,想想明天天亮以后,就再也
没这么好的机会干这两个漂亮的姐妹花了,于是端起肉棒又干了俩姐妹几次。

俩姐妹两对雪白的大白兔上遍布我的口水,挺立的乳头上还有我添咬的牙齿印,粉红的花瓣给我干的又红又肿,
阴唇附近一片狼籍,阴毛上混合着淫水和精液,还有处女的贞血,俩姐妹的身下的床单更是不堪入眼,每次我都是
极度兴奋的把浓浓的精子喷洒到子宫深处,「反正我就是一和尚,让她们生个小和尚也不错。」直到射得腿脚发软
才依依不舍的把肉棒抽出来。事后,我把俩姐妹穿戴妥当后,抱到另一张床上睡觉去了。

天亮以后,刘老汉匆匆忙忙的赶到家里跟我们做早饭,两姐妹洗刷了后也出来,但走路怪怪的,明显是给我昨
天干的狠了,刘老汉见了也不是很在意,随便问了下我怎么回事,我含糊不清的说这是施法后的后遗症,过两天就
好了,刘老汉对我又是一番恭维。估计俩姐妹也不好意思问刘老汉,毕竟是女孩子的羞人处。

此后两天风平浪静,我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次搞这对姐妹花,这时,村子里的何支书和他儿子过来请
我了……

请进屋子里后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儿子这个月初八娶亲,希望我这个高僧能到场宣扬下佛法,保佑这对新人
以后生活幸福美满,同时也希望我的到来能给他们家的婚礼增点光、捞点脸面。算了下日子还有五六天,请贴早就
已经发了出去,连刘老汉也有收到。前些日子和刘老汉闲聊时他也有跟我提过,说何支书儿子要娶媳妇拉,娶的那
个女孩是隔壁村的,长的白白净净、细皮嫩肉,奶子和屁股都还很大,以前农村里男人形容女人的词语总是很单调
的、很土、很粗俗的,但非常实在,一般都认为屁股大的女人生娃儿不会难产,奶子大的生了娃儿才有足够的奶水
喂养。在那个年代,比较穷的山村里,条件那么差,也没现在的剖腹产和奶粉,即使有也不是他们能够消费的起的,
所以这两样往往是男方关注的焦点,如果娶的女人两样都比较大,那都会让村里人感到你有福气。

来到他家后,何支书就把我安排在他家左面的一间房,和洞房竟然只有一墙之隔,我不禁又打起主意来,这么
近,是不是在墙上挖个小洞,等新郎和新娘进入洞房以后,行那夫妻之礼时,我再吹点迷香进去,那新娘不就任我
鱼肉,书上说的那招老汉推车还没试过,也不知道滋味儿到底怎么样?

时间过的很快,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这几天我除了在家帮忙贴一些喜字外,就忙着计算出门迎娶的吉时,
什么时候去迎娶是最好最吉利的时辰。最后决定新郎迎亲时在卯时出发,辰时迎娶回来。(一些婚宴准备啊、什么
证婚人啊、迎娶过程啊、拜天地过程等就不再一一为看官描述了,肉戏要紧……不然仙大大要怪罪于我的,哈哈)

婚礼进行的非常顺利、热闹,双方的家长、亲戚朋友、还有村里的乡亲都有到场,何支书满面红光,挣足了面
子。酒过三巡,新娘早就已经给宾客灌倒,给抬到了洞房,新郎仗着有两个能喝酒的乡亲挡酒,现在还举着杯子,
但也已醉眼迷离,还在强撑着,村里的几个闲汉早就想在桌上把新郎灌醉后,闹洞房时摸摸新娘子雪白的奶子呢,
一看这个架势更是拼命的劝酒……

贫僧滴酒不沾、坐山观虎斗,看着他们喝的那么高兴,暗自寻思:「何支书也喝倒了,新娘子也醉倒在床上,
只剩下村里的几个帮忙洗碗做饭的妇人和几个孩子还在前面的院子里看电影,新郎还在拼酒,估计等会也不行了,
这个时候岂不是天赐良机?」我借机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走进了里屋。

洞房的门虚掩着,我轻轻的一推就打开了,房里面贴着一个大大的双喜字,几根红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小半,新
娘子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具有民族特色的上衣,下身着及膝的红裙子,此时新娘子因喝了太多的酒已经仰面躺在床上,
由于头偏在一边,看不到脸的正面,但细长雪白的脖子已经让我起了反应,尤其是那随着呼吸一挺一挺的硕大胸脯,
估计我一手都握不住。我轻轻地走过去,趴在她的大腿旁边,吸着新娘的醉人体香,看着眼前在红裙子下显的更雪
白耀眼的大腿,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恩……哼……哦……」新娘竟然这么敏感?

我于是决定从下面开始进攻,双手轻轻地打开新娘并着的大腿,丰满的大腿深处一条纯白的三角内裤出现在眼
前,神秘的三角地带处几根黑亮的阴毛闪烁着淫荡的色彩,我颤抖的伸出右手缓缓地探入,尽头是一阵柔软,我将
她的大腿打的更开一点后,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弯曲,勾起包裹着神秘花瓣的布料,一股阴道特有的骚味扑鼻而来,
贫僧的鸡巴又涨了三分,顶在裤子上好不难受。凑过去仔细一看,新娘的花瓣与刘霜刘丽俩姐妹的花瓣不同,颜色
也比较深,上方的肉豆也比较大,附近的毛也比较多,贫僧不喜欢毛太多的花瓣,因为贫僧喜欢用嘴巴使劲的舔,
舔的花瓣直潺潺水流,这样阴道内就更湿更滑,棒子插起来也更加顺畅。如果毛太多,舔的满嘴毛,那就不好了…


***********************************(未完,各位兄弟多多点击啊,
写的到底怎么样给个话啊,看到点击率这么低,兄弟也郁闷啊,欢迎大家给本人提意见或告诉本人你喜欢看到的情
节,什么样的情节会让你的老2膨胀?)

(最近工作比较忙,更新有点不及时,还希望各位狼兄多多包涵则个。)

***********************************

趁着新朗还在和贺喜的村民喝酒,我决定速战速决,来日方长,以后说不定还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呢。我打定主
意后就撩起袈裟,褪下裤子,把已经顶的很难受的肉棒掏出来,怒涨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离眼前醉酒的新娘的嫩
逼不到一尺,双手拂过充满了弹性的大腿,白皙柔腻,滑过膝盖,右手手指很快又钻入了大腿根部,揉了揉那因兴
奋充血挺立的红豆,把住肉棒向淫荡的花瓣凑过去,但没有直接马上插入,而是将肉棒龟头先在花瓣口上下拨动,
很快,龟头就粘满了新娘的爱液,看着时机成熟,我对着红色的阴道口用力的插进去。

「扑哧!」一声很轻微的水声,肉棒已经全根进入湿润的小逼,与此同时,新娘虽然酒醉还没醒来,还在迷迷
糊糊中,但也很配合的发出了一声痛苦而满足的呻吟,把我吓了一下跳,我凑过去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新娘的面容,
果然长的很清秀,瓜子型的脸蛋白白净净,不知是扑粉了还是喝醉的脸庞更显迷人,一对柳叶眉毛象弯月一样,此
刻却轻轻的蹙在一起,紧闭的双眼下黑黑的睫毛,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口略张着,可能刚才插入时太猛。我看
着花朵般的新娘,心中莫名生出一分爱怜之心,停住了抽插,忍不住吻上那粉红的樱桃小口,舌头也伸进去不停勾
引口腔里面的丁香,手也没闲着,隔着新娘的衣服使劲的搓揉两只乳房,新娘也很快有了反应,身子也扭动起来,
迷迷糊糊把我当成了新郎,「好热啊……啊……啊……哦……」的慢慢地呻吟起来,那轻微的呻吟飘入我的耳朵,
效果不蒂于吃了春药,火热的肉棒停留在湿润的花瓣中,再也忍不住的大力抽送起来,我直起身子,一只手抱住新
娘的左大腿部,另一只手摸着新娘的乳房,不时的低头看几眼在花瓣中进进出出的肉棒,抽插了几十下,新娘显然
已经给贫僧干的兴奋不已,口里不断的发出满足的叫声,一开始还只是呻吟,后来声音却开始慢慢大起来,我怕叫
太大声别人听见,连忙俯下头堵住她的小嘴,猛舔她的丁香小舌。接着左手按着她的肩膀,右手从衣服领口里面伸
进去,两根手指直接袭击山峰上面的乳头,很显然这里是新娘的另一敏感点,乳头给袭击时新娘身体的扭动更加厉
害了,口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我的肉棒给夹着更加紧了,让我差点就忍不住射出来,我长吸一口气后更加奋力的
冲刺,抽插的频率再次上升,静静的屋子里面只听到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新娘喘的也更加厉害,终于新娘的子宫
口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阴精喷洒在我火热的龟头上,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低吼着奋力地再撞击十几下终于忍
不住将浓浓的精液射进新娘的最里面……

射精后的我情欲如潮水般褪去,我抽出已经慢慢变软的肉棒,白色的精液随着肉棒的抽出从花瓣里流了出来,
我随手用床单擦拭了几下,打量了几眼新娘,此时她闭着双眼,嘴角微微上翘,一脸的红潮,略显疲惫,正慢慢的
进入梦乡,我把被子跟她盖好后,悄悄的走出了洞房……

回到房间后,我又把元阳大法练了一下,新娘的体质还不错,但不能和吸收的处女元阴相比,当然我还是挺怀
恋刘霜和刘丽这俩双胞胎,也在不断的寻找合适的时机,但一直未能遂愿得偿。此时我的功力已经大涨,已经进入
到第四层,对于以后的交合帮助更大,和我性交过的女人也会从中得到不少的好处,面容会变的更加的水灵诱人,
皮肤也会更加的白嫩光滑,当然性欲也会更加的高涨,计算了一下日期,不知不觉已经在村里快呆了将近半个多月,
想着还有很多事要做,要给师傅报仇,还要去寻找师傅以前的家人,以我目前的功力来说还不足以给师傅报仇雪恨,
想了一阵后决定还是先把功力提升上来再说,提升功力就必须要和女人交合,又能享受不同的女人又能突破功力,
想到这,贫僧笑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