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强迫少女
强迫少女
武斗得性病了,这使他非常绝望,因为这种病不好治,而且还很丢人。不敢堂而皇之,理直气壮的去就医。只能偷偷摸摸的找个江湖郎中。这期间武斗在再找小姐了,他害怕小姐脏。他现在真正的领略到女人有毒这句话的含义了。武斗现在最大的心病就是看病,这种难言之瘾难受,他开始注意各种泌尿转科,那天他在四周对那家的诊所观察了很久,却定诊所没有患者时,便慌乱的溜了进去,诊所里很暗谈,并且地面是土的,没有扎地面,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进来。这时一个身着白大挂的南方人迎了出来。“先生,你看病?”“恩。”武斗说。“请跟我来。”南方人在前面引路,穿过黑暗的走廊,他们来到一间被五合版隔起来的房子,“把裤子脱了。”南方人命令道。南方人的口音虽然带有浓重的南方味,但还是能够听懂的。武斗坐在一张床上,将裤子脱了,南方人抓住他的生殖器观看起来,弄得武斗十分尴尬,“你得的是淋病,得抓紧医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南方人神情凝重的说。“咋治?”武斗提上裤子,问。“输液。输七天就好。”南方人说。“在那输?”武斗问。“在这。”南方人说。“能不能不在这儿输?”武斗说。“你是怕遇上输人?”南方人非常聪明的问。“恩。”武斗点了点头。“那你给的地址。”南方人说,“我服务上门。你们病人的苦衷我理解。”就这样南方人天天去武斗的家里为他输液。“厂长最近咋冷落我?”在办公室里,刘美丽忙完活计坐在武斗的身边。将手搭在武斗的肩头。武斗顺势将刘美丽抱进了怀里。“乖乖不是我冷落你,最进我身体不舒服。”“咋的了。”刘美丽惊讶的望着他。“有没有去看医生?”“没事的,”武斗说。“过了这阵就好了。”“你可以注意啊。”刘美丽关心的说。“会不会是那个病,你经常在外面招花惹草的。”“你瞎猜啥啊。”武斗在她的胸脯上揉搓了起来。刘美丽哼唧了起来。武斗很久没有跟女人做了。心里非常的痒。可是面对女人他却没有了以往的冲动,大概的因为得病的原因吧。刘美丽被武斗逗起了情趣。将手勾住了武斗的头,从前刘美丽对武斗没啥感情,她的被武斗强迫的,现在在武斗面前却变的如此的主动。武斗只是爱抚着她,没有更深层的发展,这使刘美丽非常失望。转眼过年了,武斗的病也好了,他又可以开始猎艳了,但他不像从前那呢放肆了,并且小姐他再也不找了,因为他知道得病的苦衷。过年使武斗家的来客络绎不绝都是女人们,她们都是来感谢和讨好她的。武斗终于等来了袁丽。袁丽拿着礼物来到了武斗的家。“厂长,过年好。”袁丽温柔的一笑说。“我来给你拜年来了。”“来就来吗。这么客气干啥?”武斗满面春光的说。“还买东西。你是把我当外人了。快请坐。”“不客气,”袁丽坐在沙发上,今天袁丽身着一件红色的大衣。十分打眼。“把大衣脱了吧,”武斗关切的说,“房间里温度高。”“我马上走,”袁丽莞尔一笑,“不脱了。”“忙啥的,坐一会儿。”武斗伸手示意她把大衣脱了。想把她的大衣挂在厅里。袁丽无奈,只好把大衣脱了。露出里面水葱一样的绿色的毛衫。毛衫很紧凑,把她丰满的身体错落有致勾勒出来,十分性感动人。“袁丽,你真美。”武斗说。“谢谢,厂长的夸奖。”袁丽淡淡的一笑。“厂长我求你个事行吗?”“啥事?你说。”武斗说。其实武斗想把尤花班长拿掉搁袁丽来的,后来尤花为他献了身,这件事就搁下了,今天袁丽有事求他,他就想起了这脚事。“厂长,最近我身体不好,”袁丽嫣然一笑。“你看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好活,这个活我实在干不来。”袁丽现在干的是卸煤的活,这个活在青年尝是最不好的活,不但脏而且很非常的累,一般人是坚持不住的。其实袁丽干这活,是武斗有意安排的。因为他早就对袁丽垂涎三尺了只可惜袁丽是个姑娘,不还轻易的上手,于是他就把袁丽安排最累的活。一旦她受不了,就会找他求情的,但那个时候,不信她袁丽能跑出他的手心。由于武斗患了性病,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鸦丽终于撑不住了,他在心中暗喜,机会终于来了,他等了很久了。“这个……”武斗有点支吾,“是不是不好调?”袁丽说。“有点难度。”无斗说。“那就算了。”袁丽说。“不过,我试试。”武斗说。“如果成了,我要好好谢谢你厂长。”袁丽娇媚的一笑,同时脸颊潮红起来。十分动人,令人怜爱。袁丽的事其实也就是武斗的一句话的事。但他不想马上答应她。他懂得掌握火候。又过了好久袁丽找上了门。“厂长,我的事咋样?”袁丽来到武斗的办公室,已经是傍晚了,那天武斗值班媒袁丽打伴的花枝招展,武斗对于袁丽的到来很满意。“袁丽,你明天去管库吧。”武斗嘴巴里刁着烟。“这个活咋样?”“挺好的,谢谢你,厂长。”袁丽讨好的一笑。“咋样谢我?”武斗暧昧的问。武斗心里明白在他值班时来的女人都是准备献身的。这是他多年的体验。所以他也把袁丽当成了那种人了。“那天我请你一顿,”袁丽甜甜的一笑。“好啊,我得好好的宰你一刀。”武斗打趣的说。“那可不行。”袁丽笑着说。“我不像你,财大气粗,我一个平民百姓,皆住你的大刀啊。”“你说请我的。”武斗说,“咋又变挂了。”其实武斗不在乎她请不请,他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只是用这个话题来掩盖着他饱妞的企图。“是我说了。但你不能宰我。”袁丽说。“行,那天啊?”武斗问。“就今天。”袁丽一笑说。“走吧,厂长。”、“我看还是免了。”武斗说。“外面的饭才很贵的,再说也没啥好吃的。”“走吧,我豁出来的。”袁丽说,次时武斗才认真的是打量袁丽,由于是春天,袁丽身着一件很小的黄地和格的衣衫,胸脯将衣衫撑的高高的。蓝色牛仔裤将浑圆的屁股崩的好像喷薄欲出。“我看你就在这儿请我吧。”武斗一笑说道,“在这请。”袁丽一楞。“这儿咋请啊。”武斗就来到她的身边。袁丽坐在沙发里,武斗也挨着她坐了下来。袁历看到武斗过来。并且挨着她坐下,她的心砰砰的狂跳起来。袁丽羞涩的挪挪身子。武斗坐在她身边,顺手摸她的屁股。“厂长,你干麻。”袁丽慌忙的站立起来。“袁丽我喜欢你。”武斗并没有放手。他反而将袁丽抱进了怀里。“你放手。”袁丽在他怀里挣扎。武斗并没有放手,而是径直的把袁丽抱进了里屋的床上。他由于身体失去了平衡跟袁丽一起摔在床上。“厂长不行,我还是个姑娘。”袁丽从床上做了起来。“姑娘怕啥的。”武斗满不在乎的说。“姑娘早晚就会不是姑娘了。”武斗像饿狼一样把袁丽摁在床上。“厂长,你不要强迫我好吗?”袁丽哀求的说。“你身上现成的资源,你不用去外面请我,”武斗淫荡的一笑,“你就在这儿请我吧,我那都不去。”“这个不行。厂长,我求你了。”袁丽哀求的说。武斗不由分说,就把袁丽摁在床上。使劲的将她压在身下,袁丽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嚎叫。